2009年南怀瑾太湖禅修录五十:出家如初,成佛有余。(终)

立川同学发布

我们这一次呢,长话短说,时间不多了。马上大家,归心似箭啊,你们诸位。甚至归心似箭,箭还不对,归心似“煎”,好像在油锅里煎熬一样。希望老头子赶快下去,我好赶车子走了。归心似“煎”,长话短说。诸位回去以后,我告诉大家走观心法门,心明白了,你一切功夫做到了很自然。看了大家的情况,啊,看了大家的心得,有些同学很慈悲,写给我报告看,谢谢了啊。多少都有点心得,但是就怕离开这里以后,半天以后都没有了。记住,回去的行为,诸恶莫做,众善奉行,因果报应离不开。我常说,世界上一切做人做事,没有是非,没有善恶,没有,只有利害。但是,你不要胆大妄为。逃不出“因果”两个字。因果报应很厉害。你们诸位有个困难学这套东西,所以我也感觉到因缘没办法。因为我们在座的人不会超过六十多岁的人,这一代的人,受斗争,阶级斗争的教育影响,随时对自己不相信,对自己防备的很严密。对别人也不信,心境放不开。这个教育思想,几十年太厉害了,把每个人心地缩的很狭小。浓缩的,对谁对事一切放不开,没有平等的心。没有扩大胸襟,慈悲喜舍。修行、行为,这四个字,慈、悲、喜、舍。“舍”就是一切丢掉。我讲句老实话,我们在座的同学们,受这个阶级斗争的,不敢轻易给人家相信人,也不敢轻易相信自己了。这是很严重的问题。一切文化基础非常失败。所以因此,我还活到,我们这里跟沙弥呀,大家,办一个小孩子的学校试试看。希望能够成,这个培养后一代。我对这一代的人,包括我自己跟大家,有个八字早就讲过,算了。我们的命一样,你不要去算命看八字,我们八个字决定一生。生于忧烦,死于忧烦,都在烦恼中。所以我们这一代呢,还是给后代垫的这个,做建筑的,伟大的建筑的垫底的。所以希望大家回去,认识了这个,自己好好的努力。

(众人打坐,师开示道)

不要有一点用心去抓一个东西,就错了。离开大学堂以后回去,接触到的都是红尘污垢。人世的烦恼就来了,烦恼即是菩提,不要受它骗。现在的社会,离开这里以后出去的,每天在声色犬马,吃喝玩乐中间过生活,是很可怜的,不要受欺骗。我常引用明代一个公子少爷说的话,人生只有三个方向,大家自己不知道,“自欺”,自己骗自己。“欺人”,骗人家。“被人家欺”,结果被别人骗。“自欺,欺人,受人家欺”就这三件事。所以人要不自欺,讲到不自欺,给你们介绍。你们看我这个桌子上摆的这一套书,线装的《指月录》。你们不知道,我看了就笑。这一套书是谁买?(谁)要我买的?张学良。徐继业,黄埔六期的,都是戴雨农同班的同学。写信给我,张学良现在要修行啊,刘乙光叫我,拜托我,他不晓得你在哪里。后来我告诉他,你还在成都。他说叫你买一套《指月录》寄给他。就是这套书。我心里觉得他们的信,笑死了,凭他?!要学佛,要学禅,还看懂《指月录》,谁去教啊。可这两个好朋友写了,黄埔同学,只好给他买了,就是这一套书。台湾没有了,欸,就靠这一套去做种子。台湾(省),后来我把它弄回来出版。欸,有一天我想起来了,台湾这个文化,我那个初到啊,真是文化沙漠,什么都没有。欸,你赶快把那套《指月录》还我,我说,你们叫我买,钱也没有付给我,还是我的。呵呵,他把这一套书送回来了。你看,这就是历史。我现在这一套书,由台湾收回来。我到美国,跟到我到美国。我回到香港,跟到我回到香港。我现在回到这里,这一套书还在这里。(之)所以讲起这一套(书),因为我为什么最近,前两天眼睛花,不对,看也看不清楚字,看看这些个大字好看。木版,啊。这套书是这么一个历史渊源。

人人都想学禅,这是中国文化中心的中心,人人摸不进去。禅宗不是那么高深,因为太平凡,所以西藏的这些活佛们,讲到禅宗翘大拇指,当然对你们不会翘的。碰到我们翘大拇指。最大的密宗、秘密,就是禅宗。所以武则天的偈语“愿佛开微密”,最大的秘密。“广为众生说”,般若。你们诸位都,听说都买了这套书。本来有一位,这位小姐要买了供养大家。哎呀,我们觉得,反对,不要供养,供养是送你们一套。我说他们都有钱呐,你把他们供养坏了,要他们买本去。她本来要送你们,是我们主张不让。买去不要给书虫咬了。管你看懂看不懂,每天翻它几页。哪怕有一个字懂了,一句话懂了,我认为是天下第一奇书。尤其中间有些小字。这位著者,瞿汝稷先生真是了不起,居士,明朝末年。据说这个人,常熟人,就是江苏人。搞唯识的,搞禅宗的,都是居士,不是出家人。他是比《传灯录》、《五灯会元》都好。客观,收录资料多。他官做的很大,你以为他是专门学佛的,做官的。明朝还做部长呢。而且什么都会,也懂军事的。他们反而对这些事情特别留意,有心得。所以用他的经历,一辈子编了这部书——《指月录》。开始没有出版。他编好了以后,严天池,明朝的大学问家,也是大音乐家,会弹长弦琴等等。都是江苏一带,三吴的文化是不得了。吴国的文化。一发现瞿汝稷编了这一套书,马上刻版。那个时候,不是现在有印刷社,一个字一个字木头刻出来,刻书的,花很多钱。第一部书刻出来叫《水月斋指月录》,水上的,流水的水,月亮的月,斋呢,他的书房。刻版。当然,他们有钱,买也好,送也好,普遍流开了。所以《指月录》一出来,明代的观念,“腰包衲子”啊,四个字。这些和尚出来参禅,背个包袱就走了。和尚行李简单嘛。每个包袱里头都有这一套。这影响了清朝以后三百多年。所以满清做官的第一个疑案,满清有四大疑案,清朝。第一个疑案,顺治究竟出家还是真的病死了。都是受这个影响。在我看呢,大家要回家了,带这一套书。至少摆在案中,可以吓人嘛。(众笑)。人家问你,“看什么?”“《指月录》”“干什么的?”“你看吧。”(众笑)你的声望就高了(众笑)。嚯,说“某某人那个书,我们看不懂啊。”看不懂你学问大了。所以这一套书了不起的。你们真的多少摸啊摸啊,我相信,每天翻翻看看。算不定一句话,你碰到最困难的时候,或者事业最麻烦的,人生最烦恼(的时候),翻开,忽然碰到一句话,哟!解决问题了。管他看不懂。只要一个字认识就会看懂了。啊,然后人家问你,“读什么书?”“《指月录》,你看过吗?”吓唬人的。所以,下午你们都回去了,带到这本书,我最后吩咐你这个话,这叫“临去秋波那一转”啊。哎呀,《指月录》。

这一笑,这一坐,放轻松,禅就来了啊。还有一点记住,每天晚上自己呀,念一下四句忏悔文,反省一下。

往昔所造诸恶业,皆由无始贪嗔痴。
从身语意之所生,一切我今皆忏悔。

你们也可以唱,我们个人,有时一想到,曼声,“往昔……”(师曼声低唱示范)。自己一天,一反省事情。曼声一唱,并不想大声。读书也是这样,“往昔……”(示范)自己反省,心境就忏悔了,清净了。这是很重要,啊。

我最近几天呢,眼花的,年纪也大了。不像当年,当年如果真打七,人数比你(们)少。那都是老头子们跟我学的,我越年轻的时候跟到我都是老头子们。而且他们学问、阶级,讲阶级到了,三星上将以上。啊,学问都很好,跟到打七。我跟他们生活在一起,饮食起居睡觉都在一起,一天盯住十六个钟头。欸,他们也很乖,都很吃得消,啊。这一次,在我感觉到已经不是当年,我也精力差了,盯你们只盯了半天多。可是你们,如果你们真用功,用得很好的时候,我那个精神也会出来。我会盯你二十四个钟头。啊,我是依他而起。看对象讲话,啊。所以这一次呢,大概是如此。我想给大家留下点影像啊,现在。其实,心在哪里?戒、定、慧,得定的,欸,这个时候,你们每个很定啊,都得定了。这个时候心境都很宁静,呐,就是现在,不要再去找了!欸,永远保持在这一霎那的心境就对了。哎,这一下对了。可是有少数人还没有进入啊。大多数到了这个境界了。所以当下就是。一念清净,一心不乱。如果这样的情况下去,半年、一年,你身心转变非常大。身心转变非常大。那么这次我们七天当中,这一段做个结论。希望诸位离开这里,离开太湖大学堂回去,还是两句话,诸恶莫作,众善奉行。做不到的啊,做到哪里算到哪里。记住,一切事情,没有善恶,没有是非,只有利害。这个社会。但是不要被利害骗走了,最后逃不过因果报应。

好了,谢谢,再见啊!

不要拍掌,拍掌没有用,好吧,我看还有个,你们还要坐就坐。我今天刚才出来忘记了戴表,诸位还要行香一圈,打坐一次吗?(众:“要”)那好,我们再来啊,行香吧。行香一次,再打坐一下差不多了。可以吃中饭,他们要,远路要走的啊,下午我们就不连续了。本来我以前打(七),这个七天的老规矩是到下午四点钟以后再结束。现在为了有些出远门的就不谈了哦。好啊,先行香啊。

这一次行香,假如我们现在开始,不要觉到我快要走了。就是刚来报道一样。佛家有一句话,佛教:“出家如初,成佛有余。”第一念动机出家剃光头,那一念很诚恳,永远保持这样,出家如初,成佛有余,很快成功了。可是那一念的很诚恳,然后过了呢,有三句话。

信佛一年,佛在眼前。很诚恳,你们刚学佛。
信佛两年,佛在大殿。远一点了。
信佛三年,佛在西天。跟我不相关了。

好,现在我们再起来行香。打坐,不要觉到我要离开了。就是刚来报到一样。

出家如初,成佛有余。算不定你这一堂,一行香一打坐,大彻大悟了。

好啊,好,那就开始行香吧。

还有一句话最重要,离开了这个禅堂,永远留这个影子存在,包你有用处。好像没有离开这里一样。很有用处。好吧,先行香。

终!

以上文字根据南怀瑾先生视频整理,如果您发现任何疏漏错字,欢迎联系立川同学,我们会尽快改正。希望这些文本能帮助您学习我们的禅文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