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9年南怀瑾太湖禅修录四十八:梦成就(二)

立川同学发布

“梦成就”,现在给你介绍梦。梦,《黄帝内经》上讲到梦,医书的,所以中医要通这个就不得了。那是病梦,医学《黄帝内经》介绍梦。譬如,梦到起火,是你身体里头发炎了,有火。譬如梦到下大雨、大水,涨大水过不去,或者坐在船上,那是你身体湿气太重。有时梦到会飞,这个梦我年轻也常做的,欸,自己一下玩玩,两腿一蹬飞起来,还看到下面,看到满街的人,清清楚楚,飞得懒得动了飞回来。不高,也许有飞得更高的。我的梦境飞得不高,不会超过这个,这些都市外面,嗯,都是上空飞。那是风大,身体上有风《黄帝内经》告诉你。梦到走路后面有人追你,或者土匪抢你,有小偷追你,有人要杀你,跑不动,拼命跑,跑得满身大汗还叫,那是肠胃不通,饮食不消化,《黄帝内经》所讲的病梦。中国的《礼记》几千年,讲噩梦。有些不吉利的事情,有些人会梦到。了不起的头脑呢?事先梦到坏梦,就晓得前头。譬如有些带兵的将军,了不起的,譬如《三国演义》写到曹操做梦,哎哟,晓得前头有危险,有感应,啊,大家不留意。这个叫噩梦。噩,鱷鱼那个噩,没有鱼字的(此处指鳄的繁体字“鱷”)。坏梦,不吉利的梦。还有的梦呢,思念的梦,譬如男女讲恋爱,或者母亲、父母想孩子,孩子想父母,梦境中出现片段,那是思念的梦。各种各样的梦,古今中外研究梦的东西,弗洛伊德讲过心理学的梦,都与性有关系,都与男女性欲有关系。这是弗洛伊德的偏见。懂了一点点东方的唯识的道理,偏见,有道理没有道理,有道理!譬如有些人梦中漏丹,梦中做性行为,有些人梦到对象变成父母了,对象变成姐妹了,对象搞不清楚模糊了,这个是弗洛伊德讲的心理学,梦同性绝对有关系。他是偏见一点了。他不知道梦有那么多东西。病梦,遗梦。你看,男女关于性的问题,梦来了,有时候还没有实际行为已经漏丹了,遗梦。各种各样的梦。不稀奇。只有两种最稀奇。过去生的事情梦中出现。片段兜起来,这一生没有。过去生都经历过。哎哟,这个很稀奇。还不稀(奇),就是我刚才讲,未发生的事情,没有见过的人,可能见过,碰到变成某一件事,事先做梦了。梦同神通一样。同中阴、同灵魂死了以后,能知过去未来,说“梦,一大事”。

中国文学常常引用“人生如梦”啊,欸,我以前写文字,常常把它倒过来“梦是人生”,不是“人生如梦”,梦就是人生。所以大家不晓得白天的梦,明白了白天的梦,夜里梦也少了。可是,还有人一辈子没有做过梦。我还好几个朋友,前两天一个人告诉我没有做梦。不过不像我当年一个朋友,有一个朋友,我父亲的朋友。这个人很奇怪,文化程度不高,人特别好。有一天我出来读书啊,经过他那里,两夫妻招待非常亲切,这个,他自己啊,怕自己将来死了,儿女没有办法埋到他,自己的房子后面,做了坟墓,两夫妻自己做好。然后叫我父亲给他写对子。我父亲就笑了,可是这个人呢,对任何朋友,包括我父亲,我小呢,还是记得写的对子。“坟冢居家天下扫”,第一句很白话,有坟墓靠在房子后面天下人来扫。下对,下联是“贫能慷慨世间稀”啊。这个人做人很,家里并不富有,非常慷慨,做好事。人家有困难借钱,他总有办法借给人家,都帮助别人。所以我父亲给他的坟墓上做对子。

“坟冢居家天下扫,贫能慷慨世间稀。”

抗战胜利了,我此因回去了。老头看到我回来好高兴,你一回来,他很高兴回来。然后,当然很多朋友来看我啊,老辈的很多。客人走完了,他拉住我,欸,我有几句话问你,我想他问什么啊?我们那里的当年出来读书啊,带兵啊,做官的,黄埔同学好几个,我想他讨问我,“你在外面干些什么,升官发财吧”。因为我回去,都败光了。穿个破鞋,拢个长袍。什么都没有,搞不清楚是干什么的。很严重拉住我,走到楼上去了,哎呀,你回来太好了,我问你一件事。我说:“什么事啊?伯伯”。“听说你在峨眉山得道了。”“呵!”我说:“什么得道了,你不要听外面乱讲。”他说我知道,你也不要名也不要利,不做升官发财,不像别人,你得道了,你得道了。我说没这个事欸。我说你讲什么啊?。伯伯“我问你一件事,我一辈子也没有办法解决这问题,什么是梦?”“嗯?”把我问住了,我说:“老伯啊,你怎么问我这个问题呢?你没有做过梦吗?”“就是嘛,人家都讲做梦,我一辈子也没有做过梦。跟谁问呢?所以我晓得等你回来,如果有一天我见到你,你在外面修行,你得道了的人。”“哦,我是修行过一段,什么道都没有。哎呀”,我说这个问题真难答复你。我说伯伯,你在这里不是做了好多好事,你也那么大年纪了,你过去几十年干什么?“好像什么都没有干。不做梦啊,吃吃饭,睡睡觉。”人生就是这样,欸,也没有讲人生怎样,无非就是这样过的。我说“这个就是梦”。“这是什么意思啊?”我说这个就是梦啊。就是张开眼睛做梦。那个我们做的梦,普通人闭到眼睛是这样,那个叫梦,梦同现在一样。他听了晃了一会头,瞪了半天,也不讲话。我说你相信吗?嗯,这样啊。我说是啊,现在就是梦。这个就是梦。我说不过一般人把眼睛闭着发出思想行为,当成了梦,这个就是梦,你信不信呢?“你的话我当然信,不过,嗯,嗯,这样就叫做梦?我现在正在做梦?”“对,就是这样!”我也只能给他讲这些,好。好了,这件事结束。

这个,抗战胜利回去没有两三年,我在外面又南京转一圈,庐山又闭一次关。回来以后,就跟我的父母讲一声我要走了。经过呢,看他,哎哟,他走了。他已经走了。跟我谈梦以后走的,我就问,他怎么那么快走了?不知道,他跟你谈过话以后一年不到,几个月一年他走了。问他怎么走的?嗨,他才稀奇呢!他坟不是做好吗,把棺材也做好,寿衣也做好,死的衣服都做好了。有一天,他把儿子媳妇找来,他说,问这个媳妇,媳妇也很好,哎,我死了以后你上坟吗?给我?“会呀”媳妇讲:“哎呀,公公啊,你不要讲这个事情,你身体,你怎么讲这个事?哎呀”她说“不要不要开玩笑。”“我是给你开玩笑,问你啊。我说(我)死了以后,还跟我拜拜吗?上坟来祭吗?拜了很多,鸡鸭鱼肉摆出来。”“哎呀,仅仅啊,你不要讲这个啊,要的呀。”儿子也讲到,儿子媳妇。他说“不对不对,以后假使我死了,你不要拜拜,我也吃不到。我看啊,后天,后天中午,你们两夫妻办一桌很好的,当我死了拜拜的餐给我吃,你们都不准坐下来,我一个人吃哦。”呵呵,这个媳妇说,公公啊,你不要开玩笑嘛。“哎,真的,我很严重的!你们听到吗?”搁了意见,硬要去办。他有时候很严厉。这媳妇只好(去办),免得他动怒。然后啊,他很奇怪。他上来,到了中午了,都摆好了,酒也摆好了,把菜,当然这媳妇,媳妇觉得又好笑又好气,她不晓得干什么。她摆了,不准大家坐到。他回来正房赶紧洗了澡,穿上棺材里头穿的衣服都穿好,自己坐在上面慢慢吃,倒酒慢慢喝,吃了一餐,吃得很痛快。好了,这个可以嘛!死后还上坟来祭拜,你晓得我吃到吗?!死了自然也不知道。你们很孝顺,就到这。然后,就穿到进棺材的衣服,进去了。儿子媳妇看他进房间,到了半夜他自己爬起来,那个棺材做好(的),他就躺进去睡觉就走了。哈哈,我说真的这样走了?真的这样走了。有这么一个人,啊,他明白了人生。活到就是梦,是梦的境界。所以禅宗参话头叫你参,“醒梦一如否?”。醒跟变变成一样。这是功夫哦,这个功夫不是你用任何气功方法得,是智慧透过来,明心了,明白了。这是参梦。所以禅宗参一个话头,“醒梦一如否?”梦和醒怎么样,这是一个生命科学的实证。

另一个,“无梦无想时,主人公何在?”这是禅宗一个话头,现在很少人参了。现在庙子禅宗参“念佛是谁?”嗨,这个,不参了,呵。“无梦无想时”,你既不做梦,也没有思想,已经睡着了,你那个灵魂心性在哪里?这是个话头。所以刚才我告诉你,每个人实际参话头,你看自己怎么睡着。怎么会醒来,明天醒来第一个念头想什么你知道吗?不可能知道的。你怎么会睡着?睡着了跟醒、梦有什么关系?这是禅宗,这是话头,不是推理,不要随便答案。作答案,真实的功夫。请上坐!参一参。

古代的诗、词、文里头,关于醒与梦,睡与醒,太多的文章,大家没有注意。你们如果看过《三国演义》这个小说啊,比较拿小说来讲,容易懂一点,大家也许看过。诸葛亮没有出来以前,刘备没有三顾茅庐这个阶段,虽然是小说,也是真实的事。他自己所说:“大梦谁先觉”,人生就是大梦。“平生我自知”,他清楚了。“草堂春睡足,窗外日迟迟。”诸葛亮在没有出山以前作的诗。你看到是小说,他一生的梦自己很清楚。说“未出茅庐已经知天下三分的局面”他都清楚了。我们古人还有两句诗,这就是文学,很美的诗。“多情自古空遗恨”,男女之间的多情,朋友、亲戚、眷属的多情,见过很多,都是不圆满,梦都容易破掉。“多情自古空遗恨,好梦由来最易醒。”一个人做梦中,做到一个好梦,哟,正想做下去,醒了。做坏梦的时候,给人家追呀,走不动的时候拼命想醒来,给鬼抓到啊,想醒来醒不来。可是好梦呢,哎,一下就没有了。啊,多情自古空遗恨,好梦由来最易醒。中国文学里头讲梦、睡之间,很多东西。譬如李后主的词,最好的词“梦里不知身是客,一晌贪欢”哪,梦里不知道自己已经被俘虏了,还像还在江南,还在南京做皇帝一样。梦里不知身是客,一晌贪欢。梦与真实的人生,与睡眠,你参透了,所以讲,修道、开悟、得定,你到了,明心见性的人,我告诉你,他呢,看着是个普通人,他的生活一天都在梦中。知道世间都是梦,世间的事啊,如梦如幻。所以南泉祖师,百丈的师兄,马祖的弟子,大彻大悟的人物,他常常告诉大家,“时人(见此一株花,如梦相似)”。我,现在,看目前一株花,一个花,一个人,像梦中一样。这都是真的。所以有些人功夫做的好,气脉好一点,通一点的人,自己觉到精神很恍惚,像梦中一样。说梦幻如人生,这是真实的事情。大家把人生没有看通,无谓的痛苦,把人生当成真实,受了很多的痛苦。我们常常讲,一个孩子刚生下来,你就看到人生。婴儿生下来两个手是抓住的,拼命抓住。你看,你们生过孩子的大概没有注意,一个婴儿,两个手握一个拳手,紧紧握到,到了什么时候放手呢?他死的时候,两个手就摊开了,晓得抓不住了。这是自然的现象,这告诉“人生如梦”。所以你一上坐,已经肉体死了,心境进入梦境了,你慢慢就变神通。未卜先知,什么都知道,可惜大家不知道。那么现在的医学,把多梦的人啊,看得很严重了,什么精神分裂,有没有道理?有道理,有些有的人的脑袋神经梦多,幻梦多。对人生呢,多半内向的,悲观的,或者疯了,是脑的问题。所以梦的这个学问跟人生,研究起来太多了。同睡眠的学问。另外刚才讲到(梦)与睡眠,叫你们参一个话头,“无梦无想时,主人公何在?”又不做梦,又没有思想,当然睡着了。你那个灵魂生命的根本在哪里?这个找到了,可以大彻大悟了。

宋代有位禅师,后来外号,本名倒没有了,叫他铁牛禅师,哦,懒铁牛,还加一个。他很懒惰,什么都不管,放下。打坐参禅非常用功,很用功,拼命地用功。有一天在禅堂,就像我们这个禅堂,大家很严肃地打坐。冬天,禅堂里规矩很严,不像我们这个马虎。他突然把腿一拉,放起来,在禅堂那睡觉了。上面师父看见了,大方丈和尚看见,拿到香板下来,那是要打香板的啊,禅堂当时就会这一板子就打到身上来。呵,师父下来给他一香板,他教育“你瞧你这样不守规矩!”呵呵,他笑,“师父啊,我很守规矩”“你看你还强辩!”“没有,我知道的。”“哦?”他说悟了,他就写了一首偈子给师父看。“铁牛无力懒耕田”呐,铁打的牛,铁打的牛耕田,欸,可是,“铁牛无力懒耕田”,“带索”,绳子,带索,绳,我的口音,绳索的索。“和犁”,牛耕田那个犁。“带索和犁就雪眠”,在雪地上,冬天下雪嘛。他躺下来就睡了。“大地白银都盖覆”啊,没有宇宙,没有天地,一切都是人为的。“大地白银都盖覆”,下雪天,“德山无处下金鞕”呀。“师父你打错了嘛!”师父一看,好,你真对了,开悟了。你看这一首睡大觉的诗,这个偈子他真悟了。所以后来文章叫他的外号,铁牛禅师。因为他自己做的诗悟了。

铁牛无力懒耕田,
带索和犁就雪眠。
大地白银都盖覆,
德山无处下金鞕。

师父你不要搞错了啊,他有资格睡觉。他懂得“无梦无想,主人公在哪里”。了了生死了。好啊,休息。今天就这样休息了吧。辛苦了,站住辛苦了(指众仍在行香站立中)。呵呵,可以“带索和犁就雪眠”啦。嗯。

以上文字根据南怀瑾先生视频整理,如果您发现任何疏漏错字,欢迎联系立川同学,我们会尽快改正。希望这些文本能帮助您学习我们的禅文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