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9年南怀瑾太湖禅修录四十六:百代衣冠留海外,千年礼乐总依稀

立川同学发布

下午告诉大家,生命现在活到,气,这个生命一口气不来就死亡了。在佛学里头叫风大,叫风,总名称叫风。我们晓得,这里头,人到了太空,还有风没有?真空的地方有风没有?有!我们把风挡住了。风无形无相,看不见。

动力,风的动力碰到面上,碰到身体才有感觉。这个不是风哦,你不认识风,这是你身体对待风的感觉。它宁静的时候,真空里头是股力量,完全宁静了,是空。所以我们修安那般那打坐,到了最后,不是你闭住呼吸,自然身心宁定。身体内部绝对健康了的时候,停了。就到了真空状态一样。这个是保持……如果你真修养达到这个境界,你身体自然健康长寿了。但是健康长寿不是究竟。能使风动的,空。地水火风唯识的,都在虚空中。虚空,看到过吗?没有。我们所看的虚空是声、光、色,虚空无形无相,风和空呢,是一种。所以告诉大家认识,佛告诉你身体生命三种风。我们呼吸往来是长养风,就是叫……拿现在人呢就是保养用的。我们现在娘胎里头生出来,活到一百岁、几十年,靠这一口气,保养的风。上行气的风只到肺部这里,下行气风丹田到脚底心。还有中行气 ,所以分成五种风/五种气。真正的风到达五种气归元了,念头也清净了,空的境界,身体也空了,下午给大家讲到这里。后来因为又,大家快要回家了,需要了解一下,如何唱念《忏悔文》,如何讲念佛法门等等,引起来这个音声法门。所以密宗念咒子,啊,道家画符箓,都属于音声法门。一切的咒语音声,真的要研究,要懂得现代自然科学。声的,光学与声学的关系。声光。我们能够发明了电视,啊,发明了手机,无线手机,所谓靠声光的量子力学,等等。乃至证到了商业科技、纳米科技,当然纳米不一定做商业用,随便讲,都同这些有关系的。所以修行打坐,真正讲这个生命科学,叫你认识这个。讲到音声的影响人,所以现在的摇滚乐。摇滚乐乱七八糟,一进去自己也跟到跳起来,它影响很大。宁静的音乐,希望大家喜欢音乐的努力,讲到这里一个感想,我常常说一个国家民族的文化,四个要点,“文物衣冠”。我们推翻王朝以来,推翻封建以来,跟到大家讲的啊“封建”。现在只有九十八年,还得两年以后,一百年看结论吧。我这个话很沉重的心情啊,我们自己国家搞的没有衣冠。自己衣服都没有了,所以像我们现在在这里打坐,你看日本的和尚,禅堂表饰非常严肃。第一个,衣服把我镇住了。我在日本,都是我们唐朝的衣服,唐朝的衣冠。所以我在日本写的诗留给他们,“百代衣冠留海外,千年礼乐总依稀。”我们自己的文化,在东方,在日本、在韩国保留住了。他们穿的衣服是我们唐代的衣服,叫吴服,大家讲错了,日本人有时故意用和平的和,和服,不是。原因是吴国,是我们江苏这一带传过去,三国时候吴国就传过去了。还蛮好的。所以你们这些女性的同学们都喜欢美,你发明一套打坐的衣服啊!照着制造它,呵,也做了,很多人做了好几次,都不像样。所以我叫一位同学,龚同学到日本去,我说你给我买一个日本的和尚衣服,我说你一定要找到最原始的,会做唐朝和尚衣服的。他找到了,很讲究,很难,穿起来肃然起敬。我们自己的衣冠流到了海外。所以真能够像我们现在打坐,禅堂里七零八落的,外国人一看,这一群叫花子一样。呵呵,衣服也不同,还会修行打坐。假使统一整齐的衣冠,啊,现在和尚一身明朝老百姓的衣服。也乱做了,都不成样。出家人里头也没有改进好,不想改进,随便拿来穿。中国人很潇洒,越邋遢越好,很感慨。由这个感慨所以讲到音乐,我又一下,妄想来了。告诉大家,研究关心文化的呀,年轻人,等等。中国唐朝的禅宗有了丛林制度以后,我讲过,“中国没有社会制度”,外国人批评我们,“没有社会思想”,我说早就有了,从唐起,南北朝到唐,有了佛教的丛林,它已经替国家做了社会福利工作。鳏寡孤独,老无所养,老无所归的,统统都在庙子里。还有,中国人三千年,政府没有出过一毛钱的教育经费,所有的教育,民间自己动,把子弟们教出来送到,拿“功名”两个字,送上政治舞台上。政府并没有培养人才。自己培养,这个民族几千年。唐代以后,多半这些文人,是丛林里头培养,庙子。家里穷了到庙子上读书,都是庙子收养。譬如宋朝最有名,影响中国文化到现在,范仲淹,是托幼给人家,是孤儿,非常可怜,去庙子上读书。因此,他懂了,等他功成名就的时候,创办了中国的书院体制。书院制度,可以说是他一手提倡起来的。他跟当时的宰相晏殊两个人,就根据丛林的制度,一直到清朝,一直到现在。所以现在年轻人讲办书院的没文化,哼,我说请问,七八十岁以下哪个读过书院啊?哪个受过书院教育,除了我以外?没有啊,你怎么来教啊?像我们现在叫做禅堂打七,这是书院的一种教育的精神。啊,大家站累了,可以回到座位上坐到来听。

那么,讲到这个岔过来一件事。讲禅宗有关的,唐代的丛林的制度的教育。庙子,这个研究起来,题目大得很哦。唐代的经济,丛林的经济制度,一切的管理制度,非常严重哦。唐末一个宰相,有个宰相啊,所谓宰相并不是首相。拿现在讲,不是首席的宰相。在唐代做过副部长的侍郎,啊,正部长尚书,差不多统称都叫“相”。唐代有位宰相叫王播,广播电台的播,家里穷,在庙子上,丛林庙子上读书。很多年了,大概这个年轻的和尚跟他开玩笑,或者是看不惯,人总有些毛病嘛。打钟,一敲了大家进斋堂吃饭,有规矩的。一声都不响,吃完了就走。好,有一天,和尚开他玩笑,饭吃完了(才)打钟。他跑出来,到餐厅吃,大家吃完了,收干净了。他心里也是难过啊。“哎!”在墙上写了两句诗,走了。“上堂已了各西东”啊,到斋堂,大家饭吃完了,各走各的了。东面寮房、西面寮房都回去休息了,“上堂已了”。“惭愧阇黎饭后钟”啊,我真惭愧,在这里吃了几年白饭了,一无所成,功名也考的不成就,走了。写了这两句。

上堂已了各西东,
惭愧阇黎饭后钟。

二十年以后做宰相,啊,入国了,做相。回到这里,他并没有怨恨,感情太深了。他也不把这种事情还记到,变仇恨那还得了。那一定不会做相了,这样。再到这个庙子转,哈,当然感慨很大。和尚们,噢,王播回来了,王相爷回来了,部长回来了……很恭维,当然和尚老的也走了嘛。王播就问,我离开这里二十年了,二十年前我写了两句诗在这里,墙壁上没有了。“噢,相爷,保存的好好的。现在啊,用很漂亮的纱子给你装裱起来在那里。”他说“相爷,我带你去看”。那个墙,他看了,“上堂已了各西东,惭愧阇黎饭后钟。”“二十年来尘扑面,而今方得碧纱笼。”。人真的辛苦,离开庙子。故意饭后打钟把它赶跑了,二十年来很辛苦啊。前途努力。啊,做到部长以上的官。

二十年来尘扑面,
而今方得碧纱笼。

哈,把它裱起来。这是中国文学史,读书士子里面,知识方面最有名的故事,是“饭后钟”。可是呢,你说王播,他有对庙子有遗憾(吗)?没有!你看他同时另一首诗,非常有感情,感慨很大。他庙子一转,等于是他的家了,在这里过了很多年,吃这个空饭。

“二十年前此院游”,二十年前在这里读书的,吃和尚的饭。“木兰花发院新修”,木兰花刚栽下去,庙子有些房子刚盖起来。“而今再到经行处”啊,就是我们这样经行,到处走一走这个庙子,他等于回家,回老家看一看。“而今再到经行处,树老无花僧白头”啊。感慨多大啊。没有悲欢,也没有怨恨,只是无限的感慨。

二十年前此院游,
木兰花发院新修。
而今再到经行处,
树老无花僧白头。

我们读了这有很多的感慨。我说,中国的文化这一百年当中,旧的连根都挖了,怎么建立?新的还没有成长,还没有出来,骗头大。真是“树老无花僧白头”啊。刚才讲到文物衣冠引起。所以我告诉大家注意中国的教育,以前的发展。那这个时候,王播这个时候快到五代了,唐末五代。到宋朝,结果呢,所以丛林下面庙子培养了很多人才。后来就跟到宋朝,不到一百年的,这个,范仲淹,也算庙子上读书,很可怜的。他是孤儿,托幼给人。母亲,家里太穷了,跟他没有办法活下去。再嫁,把他带过去。他过去了以后,给母亲讲,我不能住在这个家里,不可以,受不了了,你给我一点米,每个月给我一点米,到庙子上读书。大概这个人家也不太富有吧。他每天用一点米煮很浓的稀饭,把稀饭冷却了分三块。一餐吃一块那个冻的稀饭。艰苦自己读书长大。在北宋的时候他是出将入相啊。因此,(范仲淹)拼命鼓励创办书院,鼓励义田。每个宗族,譬如说李家、赵家、王家,每个家里抽出几亩公田,这个田地大家种,种起来这个收入不准乱用,放到,这些孤独寡妇用,帮助后代孤儿们读不起书的读书,义田制度。义仓,每个县市代表,现在叫做粮仓,他有个义仓,除了国家粮仓以外,建立一个义仓。大家有粮食多一点的放起来,碰到天灾的时候,没有饭吃的时候拿出来,公开地,平等地救济,就是社会主义的救济。都是他创办的,都是他领头的。那当然他把那个妈妈嫁过去(的)也接来,接回来,而且把妈妈在那一家生的孩子他也培养。非常了不起一个人。所以你们只晓得《岳阳楼记》先天下之忧而忧,后天下之乐而乐。他们这些,等等,很多很多唐宋时代这些名人,一直到明清之间,不了起人物,在丛林禅宗制度之下,庙子里出来的人物太多了。

这是对中国教育的一个认识。一句话,我常说,你们要发心搞经济什么……,你看中国的教育,现在用西洋的制度,花多少钱,办了多少学校,办一个学校害了一大堆人。农村的子弟一读了以后,光向钱看了,向金字塔的顶上去爬了。一个农村的子弟很可怜的,读了书以后,这个农村就丧失一个人才,受过教育以后。啊,这些问题都很多。欸,我怎么乱讲,讲起这些来给你们听。我要叫你们用功打坐的,我又错了。好了,休息,不讲了,呵呵。停一下再说。

好,回转来好好体会自己的,这个,不过这些呢,有关联啊,我也不是完全乱讲的。一下有时候有感慨了,说一下。重点,内在的修养啊。安那般那配上禅宗的心地法门,是这一次的,我们大家聚会的重点。不过,要知道回去也多看看,读一下《大学》、《中庸》,都有了,这一套修养的原则都有了啊。现在我不讲话了,对不起,下午很乱。把你们搞的很乱,打乱你们了。收,收拾起心情好好坐一堂。(师打木鱼三声)

 

下午告诉大家,生命现在活到,气,这个生命一口气不来就死亡了。在佛学里头叫风大,叫风,总名称叫风。我们晓得,这里头,人到了太空,还有风没有?真空的地方有风没有?有!我们把风挡住了。风无形无相,看不见。

动力,风的动力碰到面上,碰到身体才有感觉。这个不是风哦,你不认识风,这是你身体对待风的感觉。它宁静的时候,真空里头是股力量,完全宁静了,是空。所以我们修安那般那打坐,到了最后,不是你闭住呼吸,自然身心宁定。身体内部绝对健康了的时候,停了。就到了真空状态一样。这个是保持……如果你真修养达到这个境界,你身体自然健康长寿了。但是健康长寿不是究竟。能使风动的,空。地水火风唯识的,都在虚空中。虚空,看到过吗?没有。我们所看的虚空是声、光、色,虚空无形无相,风和空呢,是一种。所以告诉大家认识,佛告诉你身体生命三种风。我们呼吸往来是长养风,就是叫……拿现在人呢就是保养用的。我们现在娘胎里头生出来,活到一百岁、几十年,靠这一口气,保养的风。上行气的风只到肺部这里,下行气风丹田到脚底心。还有中行气 ,所以分成五种风/五种气。真正的风到达五种气归元了,念头也清净了,空的境界,身体也空了,下午给大家讲到这里。后来因为又,大家快要回家了,需要了解一下,如何唱念《忏悔文》,如何讲念佛法门等等,引起来这个音声法门。所以密宗念咒子,啊,道家画符箓,都属于音声法门。一切的咒语音声,真的要研究,要懂得现代自然科学。声的,光学与声学的关系。声光。我们能够发明了电视,啊,发明了手机,无线手机,所谓靠声光的量子力学,等等。乃至证到了商业科技、纳米科技,当然纳米不一定做商业用,随便讲,都同这些有关系的。所以修行打坐,真正讲这个生命科学,叫你认识这个。讲到音声的影响人,所以现在的摇滚乐。摇滚乐乱七八糟,一进去自己也跟到跳起来,它影响很大。宁静的音乐,希望大家喜欢音乐的努力,讲到这里一个感想,我常常说一个国家民族的文化,四个要点,“文物衣冠”。我们推翻王朝以来,推翻封建以来,跟到大家讲的啊“封建”。现在只有九十八年,还得两年以后,一百年看结论吧。我这个话很沉重的心情啊,我们自己国家搞的没有衣冠。自己衣服都没有了,所以像我们现在在这里打坐,你看日本的和尚,禅堂表饰非常严肃。第一个,衣服把我镇住了。我在日本,都是我们唐朝的衣服,唐朝的衣冠。所以我在日本写的诗留给他们,“百代衣冠留海外,千年礼乐总依稀。”我们自己的文化,在东方,在日本、在韩国保留住了。他们穿的衣服是我们唐代的衣服,叫吴服,大家讲错了,日本人有时故意用和平的和,和服,不是。原因是吴国,是我们江苏这一带传过去,三国时候吴国就传过去了。还蛮好的。所以你们这些女性的同学们都喜欢美,你发明一套打坐的衣服啊!照着制造它,呵,也做了,很多人做了好几次,都不像样。所以我叫一位同学,龚同学到日本去,我说你给我买一个日本的和尚衣服,我说你一定要找到最原始的,会做唐朝和尚衣服的。他找到了,很讲究,很难,穿起来肃然起敬。我们自己的衣冠流到了海外。所以真能够像我们现在打坐,禅堂里七零八落的,外国人一看,这一群叫花子一样。呵呵,衣服也不同,还会修行打坐。假使统一整齐的衣冠,啊,现在和尚一身明朝老百姓的衣服。也乱做了,都不成样。出家人里头也没有改进好,不想改进,随便拿来穿。中国人很潇洒,越邋遢越好,很感慨。由这个感慨所以讲到音乐,我又一下,妄想来了。告诉大家,研究关心文化的呀,年轻人,等等。中国唐朝的禅宗有了丛林制度以后,我讲过,“中国没有社会制度”,外国人批评我们,“没有社会思想”,我说早就有了,从唐起,南北朝到唐,有了佛教的丛林,它已经替国家做了社会福利工作。鳏寡孤独,老无所养,老无所归的,统统都在庙子里。还有,中国人三千年,政府没有出过一毛钱的教育经费,所有的教育,民间自己动,把子弟们教出来送到,拿“功名”两个字,送上政治舞台上。政府并没有培养人才。自己培养,这个民族几千年。唐代以后,多半这些文人,是丛林里头培养,庙子。家里穷了到庙子上读书,都是庙子收养。譬如宋朝最有名,影响中国文化到现在,范仲淹,是托幼给人家,是孤儿,非常可怜,去庙子上读书。因此,他懂了,等他功成名就的时候,创办了中国的书院体制。书院制度,可以说是他一手提倡起来的。他跟当时的宰相晏殊两个人,就根据丛林的制度,一直到清朝,一直到现在。所以现在年轻人讲办书院的没文化,哼,我说请问,七八十岁以下哪个读过书院啊?哪个受过书院教育,除了我以外?没有啊,你怎么来教啊?像我们现在叫做禅堂打七,这是书院的一种教育的精神。啊,大家站累了,可以回到座位上坐到来听。

那么,讲到这个岔过来一件事。讲禅宗有关的,唐代的丛林的制度的教育。庙子,这个研究起来,题目大得很哦。唐代的经济,丛林的经济制度,一切的管理制度,非常严重哦。唐末一个宰相,有个宰相啊,所谓宰相并不是首相。拿现在讲,不是首席的宰相。在唐代做过副部长的侍郎,啊,正部长尚书,差不多统称都叫“相”。唐代有位宰相叫王播,广播电台的播,家里穷,在庙子上,丛林庙子上读书。很多年了,大概这个年轻的和尚跟他开玩笑,或者是看不惯,人总有些毛病嘛。打钟,一敲了大家进斋堂吃饭,有规矩的。一声都不响,吃完了就走。好,有一天,和尚开他玩笑,饭吃完了(才)打钟。他跑出来,到餐厅吃,大家吃完了,收干净了。他心里也是难过啊。“哎!”在墙上写了两句诗,走了。“上堂已了各西东”啊,到斋堂,大家饭吃完了,各走各的了。东面寮房、西面寮房都回去休息了,“上堂已了”。“惭愧阇黎饭后钟”啊,我真惭愧,在这里吃了几年白饭了,一无所成,功名也考的不成就,走了。写了这两句。

上堂已了各西东,
惭愧阇黎饭后钟。

二十年以后做宰相,啊,入国了,做相。回到这里,他并没有怨恨,感情太深了。他也不把这种事情还记到,变仇恨那还得了。那一定不会做相了,这样。再到这个庙子转,哈,当然感慨很大。和尚们,噢,王播回来了,王相爷回来了,部长回来了……很恭维,当然和尚老的也走了嘛。王播就问,我离开这里二十年了,二十年前我写了两句诗在这里,墙壁上没有了。“噢,相爷,保存的好好的。现在啊,用很漂亮的纱子给你装裱起来在那里。”他说“相爷,我带你去看”。那个墙,他看了,“上堂已了各西东,惭愧阇黎饭后钟。”“二十年来尘扑面,而今方得碧纱笼。”。人真的辛苦,离开庙子。故意饭后打钟把它赶跑了,二十年来很辛苦啊。前途努力。啊,做到部长以上的官。

二十年来尘扑面,
而今方得碧纱笼。

哈,把它裱起来。这是中国文学史,读书士子里面,知识方面最有名的故事,是“饭后钟”。可是呢,你说王播,他有对庙子有遗憾(吗)?没有!你看他同时另一首诗,非常有感情,感慨很大。他庙子一转,等于是他的家了,在这里过了很多年,吃这个空饭。

“二十年前此院游”,二十年前在这里读书的,吃和尚的饭。“木兰花发院新修”,木兰花刚栽下去,庙子有些房子刚盖起来。“而今再到经行处”啊,就是我们这样经行,到处走一走这个庙子,他等于回家,回老家看一看。“而今再到经行处,树老无花僧白头”啊。感慨多大啊。没有悲欢,也没有怨恨,只是无限的感慨。

二十年前此院游,
木兰花发院新修。
而今再到经行处,
树老无花僧白头。

我们读了这有很多的感慨。我说,中国的文化这一百年当中,旧的连根都挖了,怎么建立?新的还没有成长,还没有出来,骗头大。真是“树老无花僧白头”啊。刚才讲到文物衣冠引起。所以我告诉大家注意中国的教育,以前的发展。那这个时候,王播这个时候快到五代了,唐末五代。到宋朝,结果呢,所以丛林下面庙子培养了很多人才。后来就跟到宋朝,不到一百年的,这个,范仲淹,也算庙子上读书,很可怜的。他是孤儿,托幼给人。母亲,家里太穷了,跟他没有办法活下去。再嫁,把他带过去。他过去了以后,给母亲讲,我不能住在这个家里,不可以,受不了了,你给我一点米,每个月给我一点米,到庙子上读书。大概这个人家也不太富有吧。他每天用一点米煮很浓的稀饭,把稀饭冷却了分三块。一餐吃一块那个冻的稀饭。艰苦自己读书长大。在北宋的时候他是出将入相啊。因此,(范仲淹)拼命鼓励创办书院,鼓励义田。每个宗族,譬如说李家、赵家、王家,每个家里抽出几亩公田,这个田地大家种,种起来这个收入不准乱用,放到,这些孤独寡妇用,帮助后代孤儿们读不起书的读书,义田制度。义仓,每个县市代表,现在叫做粮仓,他有个义仓,除了国家粮仓以外,建立一个义仓。大家有粮食多一点的放起来,碰到天灾的时候,没有饭吃的时候拿出来,公开地,平等地救济,就是社会主义的救济。都是他创办的,都是他领头的。那当然他把那个妈妈嫁过去(的)也接来,接回来,而且把妈妈在那一家生的孩子他也培养。非常了不起一个人。所以你们只晓得《岳阳楼记》先天下之忧而忧,后天下之乐而乐。他们这些,等等,很多很多唐宋时代这些名人,一直到明清之间,不了起人物,在丛林禅宗制度之下,庙子里出来的人物太多了。

这是对中国教育的一个认识。一句话,我常说,你们要发心搞经济什么……,你看中国的教育,现在用西洋的制度,花多少钱,办了多少学校,办一个学校害了一大堆人。农村的子弟一读了以后,光向钱看了,向金字塔的顶上去爬了。一个农村的子弟很可怜的,读了书以后,这个农村就丧失一个人才,受过教育以后。啊,这些问题都很多。欸,我怎么乱讲,讲起这些来给你们听。我要叫你们用功打坐的,我又错了。好了,休息,不讲了,呵呵。停一下再说。

好,回转来好好体会自己的,这个,不过这些呢,有关联啊,我也不是完全乱讲的。一下有时候有感慨了,说一下。重点,内在的修养啊。安那般那配上禅宗的心地法门,是这一次的,我们大家聚会的重点。不过,要知道回去也多看看,读一下《大学》、《中庸》,都有了,这一套修养的原则都有了啊。现在我不讲话了,对不起,下午很乱。把你们搞的很乱,打乱你们了。收,收拾起心情好好坐一堂。(师打木鱼三声)

以上文字根据南怀瑾先生视频整理,如果您发现任何疏漏错字,欢迎联系立川同学,我们会尽快改正。希望这些文本能帮助您学习我们的禅文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