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9年南怀瑾太湖禅修录三十九:分段生死与变易生死

立川同学发布

专修的人,行香是修行的一个方法。修行香,尤其是般舟三昧的行香。因为身体的粗重,走到腰以下两腿都拖不动了。甚至像水肿起来得病一样。在古人医疗没有这样发达,唯心的,唯心的坚持下去,最后行香到达轻灵,身体轻灵。甚至起步下落好像没有打开脚,走起来没有土地的感觉了,好像在空气中。功夫的轻灵在身体上。同练家不一样,这是行香。真正能有这样的境界与功夫,古人这样修持的有,现在不会了。还修持,买个椅子坐着修好嘛,外国人的沙发,越来越好哈,弯起来坐,整个身体都变形了,(还)不知道。其实呢,像我们这里几天行香,随便,一点都不严格了。可是几天下来,看大家身体健康多了,举步落脚很轻灵了。你看到走路,过去,以相法看相的人,看你身体健康与否,世面的稳健与否,你走路已经看出来了。(“啪”,师拍香板)。正在行,听板子一响,站住,在古文叫做居,站稳。“居坐”那个居,就是立住,立正。也可以入定的哦。寂然不动。不过有些年纪大的人,身体不好的人,如果腿站不住,回到座位上坐到,没有关系啊,你们刚来几天嘛,又不是真修。座位上坐不住回到后面椅子上,都给你们准备好椅子。

现在,我们接到上午讲心地法门修持。禅坐,禅。以《金刚经》为标准。而提出来,武则天的偈子所讲:“云何得长寿?”怎么样方法,活到生命长久。“金刚不坏身”,身体健康。“愿佛开微密”这个秘密的法门。“广为众生说”。她的愿望。她一生为中国,为佛教修了很多的佛像。譬如你们到四川嘉定(乐山)大佛,就是她修的。在她当政的时候,执政的时候,修佛像没有盖庙宇。修佛像很多,同北魏的萧太后一样。北魏萧太后比她时代早,龙门石窟、云冈石窟等等佛像。武则天也在修佛像,把财政部,国家的,几乎搜空了。谁也不敢讲话,(因为)她的威名谁也不敢说话。所以做大臣的,做宰相,改变一个领袖的计划是高度的智慧。在她最尊重的宰相,是大法官啊,我们后代写的包公案,施公案,判司法的,实际上都是狄公案,狄仁杰。他又监管司法,办案清正廉明,了不起。所以后代宋朝的包公啊,清朝的施公,小说上写的,大部分都是他的故事。狄仁杰做武则天宰相,看到财政部、国库,中央银行都空了,这还得了!对大家说,你们怎么都不讲话呢?大家说“哎,不敢啊”。他跑去给武则天讲了,当然他讲的内容,修佛像做功德非常好啊。武则天当然高兴,是嘛,他们都不大同意这样做,你是清楚的。他说我当然清楚了,皇上你是在做功德嘛。功德是大家做的,你说皇帝拿国家钱修佛像,变成个人功德,不对啊。学佛的人功德大家做啊。修佛像应该命令叫老百姓大家修,他们出一毛也好,出一分也好,出一百也好,出十块也好,不修成了嘛,为什么要你一定拿出国家财政的钱来修?功德别人都做不了了。“对哟!有道理!你怎么不早跟我讲?我一下就通了。”马上改变。叫全国大家自己自动的修。这就是做宰相,而且很高兴。像韩愈一样,跟皇帝来争,为了迎奉佛骨到宫廷来供养,好好多钱,国库空虚,眼看没有钱了,你还干这个事。皇帝当然不高兴了。听不进了。等于骂他嘛,打他耳光了。狄仁杰的讲话可了不得,没有反对,还尊敬她,应该的,做功德好啊。要得功德大家做嘛,老百姓一起做,干嘛只要你来做呢。就改变了。我们因为讲到她的偈子,又说了,我这个人多嘴,又扯到历史故事去了。

那么生命的秘密,我们古今中外,外国人也研究生命。西方文化,最初宗教,生命秘密,西方文化靠宗教。犹太教,最老的基督教,然后变天主教,变耶稣教,几教同教。认为现在这个世界,现实的世界是痛苦的,罪恶,有个不生不死的地方,上帝管的,主宰者管天堂。所以死后,赶快祈祷,祈祷,祈祷等于佛教的念法,念咒子,唯心的祈祷,死后上天堂。天堂,上帝那里,庄严清净,无上光明。也是这个味道。不过它把最后的分别,不变成现实的心理作用。所以讲宗教,西方的宗教,也有它的一套的。譬如伊斯兰教,也是这个基督教、天主教这些变出来,最后加上佛教的密宗。不要怕死,为救人死,杀了这些魔鬼,马上可以升天,到了天上,不生不死。同样的道理。中国文化和印度文化不同啊。中国文化,道家认为:人,人哦,不是讲身体,这个生命可以修到长生不死。与天地同修,日月同寿。金刚不坏之身。印度,在印度基本的宗教,婆罗门教,婆罗门教也认为生命可以修到上天,到天上,不过后来经过佛的一洗礼,上哪一层天?就问题来了。所以佛教讲天,有二十八层天。等于说空间扩大扩大扩大,到银河系统那边还有天还有天,三千大千世界,你到哪个天呀?佛学告诉你们,想求长寿的观念,是大家所希望的。也是大家一个错误,它并没有说短命是好,所以《金刚经》上讲四个放下。“无人相,无我相,无众生相,无寿者相”。相,古文一个字,现在就叫现象。一切的现象不真实的。我们觉得有个我,看到他就讨厌,他不肯为我,我就生气,他不帮忙我,我就恨他,人相、我相。众生相,整个国家社会这些,好像除了自己以外,其它的都不相干。寿者相,自己要健康长寿,功名富贵都要,过得好好。四相都是错误的,不是错误,都是心理状态,一切众生心理所需求,所习惯的。往昔所造诸恶业,由此造了许多恶业、坏事。《金刚经》提出四相皆空。人相、我相、众生相、寿者相,那么生命在哪里有一个呢?有个生命,是在你,每个人自己生命中间有个根本的东西,怎么样使你生来,怎么死去,有个根本东西。把那个东西找清,看清楚了,不生不死。那么现实的生死呢,佛告诉你两种,我们现在生死,这个人一下,我们到妇产科医院,一下看到出来一个孩子。哎,再到殡仪馆又看到一个老人又走了。生生死死,死死生生。每天、每分每秒种都有人生,都有人死。不但人,一切众生也是这样,苍蝇、蚊子、蚂蚁都是这样。生生死死,死死生生。这个生死叫分段生死。一段一段,生出来是这一生得到,死了是这一生的结果。那么你那个灵魂,能生能死的又去转别的生命去了。这叫六道轮回。那么它给你分析现象。生命不一定变人,灵魂如果罪孽造多了,脾气坏,心地不好,变畜生、变恶鬼去了。这就是分段生死。这个名称,佛经告诉。

第二个名称叫变易生死。比分段生死不同的,高一点,变化的变。易,贸易这个易。我们四书五经《易经》这个易,贸易的易。《易经》你们不懂嘛。晓得书明,没有看过。讲贸易,讲钱,你们就懂了嘛。叫变易生死。这个易字就是换过来的意思,变换的意思。生命的道理,自己加上修养,明白生死根本那个东西,彻底明白是智慧的成就,可以变更了分段的生死。譬如,有些修仙道的,有些大阿罗汉,可以活到几百年,可以活到七百年,但是你不能说得道,不能说成功。比分段生死高明,叫变易生死。譬如我们医药的发达,把这个世界现有的生命,靠科技医药使他多活几年,是变易的生死。那,活了一千年、几百年,了不起吗?没有了不起。你还不知道,没有认识到,自己那个,原来有不生不死的,那个能生能死的根本、功能,是什么东西!唯心的,所以它讲唯心,不是西洋哲学讲唯心。我们现在讲唯心唯物,西方文化哲学思想过来乱讲,把现在意识思想,思维叫做唯心。除了思维以外,生理、物理,那个物质的叫做唯物。这是西方文化,小儿科,谈不上。中国文化,包括印度,中国文化在内的,讲唯心是本体论的唯心。那个使你生死,能生能死的那个心。代号叫做唯心。叫做心性,叫做明心见性。

关于环境的污染,空气的染污,很难讲。身体的健康,环境的污染。现在许多地方,现代化的建筑,盖一个高楼大厦、大厅,空气好得很啊,有冷暖气啊,中央系统。呵!中央系统都是病气,都是污染空气的。只要有感冒的细菌通过,冷暖气统统传播开了,哎呀,没有科学知识啊。人体对气味,安那般那呼吸气,平常排出来都是碳气,出气,脏的。正常的人靠毛孔呼吸,不止鼻子,甚至脏的水份出去,靠流汗排出来。一天坐在冷气(房里)关着,也不流汗,也不通风,靠中央系统的排气呼吸。哦,环境好得很,都是生病之道,猝死短命。我们当年在高山上住惯,譬如在峨眉山闭关下来。三年,然后下山,快要到峨眉县,城市的边上,还有十几里路,哎哟,我受不了了。我觉得这个城市里头有那么,一个臭气向外面来。我晓得,这就是人味。你看一堆猪,一堆羊,一堆牛关在一起,它那个味道,人有人的味道。我们看旧小说,看到妖怪要吃人了,鼻子闻闻,嗯嗯,这里有人味,好吃了。嗯,就是这个味。哎呀,实在受不了。我们另外一个师兄弟,武汉大学毕业的,也从山上跟到下来。他没有闭关,在那里住到。哎哟受不了,(他)也受不了,我说,坐一下,坐一下。找块石头坐下来,四五十分钟以后,慢慢习惯了这个气味,再向城里走。到了城里面,峨眉县,就四川嘛,哦,那个味道慢慢习惯了,就是闷一点了。到了街上,饭馆子前面做回锅肉,炒肉,放了葱,那个香味,我们那位师兄弟(说)师兄啊,我不行了,“为什么?”“我闻了这个肉还是香的呀!”哈哈哈,我说赶快去吃吧。原来他走到没有进城以前受不了,这一下子他说,我闻到肉还是香的。所以我讲,现在的医学很奇怪,有问题了,生病送进医院。现在医院,当然我不是医生,可以乱批评。现在大陆的人习惯更奇怪,一进医院,不管你什么病,躺下,马上给你吊盐水,认为是当然。当然盐水里头吊到,算不定好的医院给你加一点维他命,一吊有时候吊一天两天,也不来诊断。以为自己这个就是医病了。那个盐水这样吊多了,加一点消炎,寒的啊,身体越来越糟糕了。不知道。都没有医学常识。过去,夏天太热了,劳动者汗流得太多,啊,盐份排得太厉害了,太太赶快给他喝一碗盐水,补充盐份。再加一个药,夏天有夏天的药,就恢复了。现在动辄……我们这些不讨论啊,免得耽误时间。

刚才,我本来想这一堂,你们行香的时候继续讲这个道理,观心法门。找生死的根本。讲到分段生死与变易生死,重要的关头,这个名称,大概内容给你们讲了。有没有听懂,有没有理解,是你们的事,讲不讲是我的事啦。正要进来讲,我也觉得不大对头,所以赶快叫他们换空气。等一下同学已经发现了。有同学跑来讲,叫我进去一下。我以为反映什么事啊。赶快,空气不得了。今天的,大家功夫有进步了。功夫有进步了,人体的排气厉害了,赶快要换空气。我说,那这样,好吧,你们发现了,我也感觉到不对。赶快开窗放空气。我们这里有一个交换对外面空气,自然空气交流的。赶快打开,把它换了。所以讲,环境的污染,现在许多的大会场,闷在里头,啊,高度的冷气一放,觉得空气是很好,最可怕,我认为都是得病的地方。所以我不大肯去这些地方。你讲什么?我说现在人拼命讲科学,自己也不懂科学。真懂科学,使用科学,人用科技,不是人给科技用的啊。可是现在人的知识,自己认为聪明,现代化,懂科技,实际上是一点科技都不懂。我的认为,对不对,告诉大家,闲话不说了。言归正传,闲话不说。

以上文字根据南怀瑾先生视频整理,如果您发现任何疏漏错字,欢迎联系立川同学,我们会尽快改正。希望这些文本能帮助您学习我们的禅文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