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9年南怀瑾太湖禅修录三十八:禅宗不是搞身体!

立川同学发布

昨天开始,在我们这一次,为了大家要讲禅学。就笑,不要说口头禅,禅宗,不是思想。是真实的功夫。禅学,哪里会学禅学。要讲禅学,要把东方印度,中国的这些生命问题统统弄清楚才能谈。禅宗,直接就是这个路线来的,心法。所以禅宗,在外国人叫,这个名称“Zen”,这是唐音。Zen宗,就是禅(Zen)。现在叫做禅(Chan),发音不同。日本人还保持唐代这个音(Zen)。现在大家是坐禅,佛吩咐一上坐,作死观。一切功名宝贵人生统统丢掉,两腿一盘,“现在我死了”。这个肉体感觉死了。一切要以作死观为基础,总归有一天死嘛。才可以谈进入禅修。不是做功夫,气呀、脉呀,等一下会说到。所以外国人叫中国的禅宗,一个名称,晓得,是佛的心宗。这是高级别的。西方文化的,很了不起的人知道。其次叫禅宗,达摩宗,达摩祖师来传佛的心法。还有其次的一个名称叫般若宗、空宗。因为禅宗的五祖到六祖,改变了一个教育法。以《金刚经》作了解一切唯心的开门的钥匙。《金刚经》属于大般若部的。智慧与成就,所以叫般若宗。现在,我讲这许多啰嗦的话,希望大家在坐禅的过程,两腿一盘,已收好身心,死了。这个肉体呀,叫遗蜕。摆在这里,不要(了)。你那个能够坐的,那不是身体,心,是个念头。即使你做气功,修身体,谁在修啊?是身体在修啊?不是,是心在修,当然知道。可是大家一感觉气脉,拉起走了,没有返观自心。心,没有返观自心。所以,依佛学来讲,这是讲佛的理论了,不能见道,不能明心见性。有五个障碍,基本。

第一个障碍,身见。看见的见,身体的身。任何众生把这个肉体的身,看的非常宝贵,他不知道自己这个肉体的身是个机械人。里面发动机械能够运动,能够思想,不是这个机械人的肉体,是心。机械人动起来是电能,不是机械。所以见道第一妨碍,身见去不掉。见,不是眼睛,也包括眼睛,就是观念、思想。很自己,很我慢。自己认为对,去不掉身见。身见就是我见、主观。

第二个去不掉的是邪见、偏差的思想。认为我这个功夫是对的,永远抓得很牢。对世间法也常常有点偏邪见。邪,古文的“邪”就是偏向,走了另外一条路。这两个最重要,身见、邪见。后面跟到来,三个当然重要。

第三个边见,落在一边。这个专对修道,尤其对学佛出家的、在家学佛(的)。小乘、大乘,都落在边见。小乘执着一切有,大乘执着一切空。其实生命的自性本体是非空非有。可是一般修行人落在边见去了。所以后世龙树菩萨作了《中观(论)》。非空非有,即空即有。所谓中观,这个中字也是强加的代号。其实身见、邪见、边见,不止学佛哦,你们做事业的人,做生意,升官发财的,我们世间法也落在这个上面。身见是为我,自私。邪见,自己专门玩自己的聪明,另走一个路、方法,达到目的。边见,以自己的事业、思想,一点点小成就,就是逻辑上犯的“以偏概全”,还有个第四点最重要。

第四个见取见。佛学的名称翻译过来。什么叫见取见,不是眼睛哦。主观的成见,先入为主。自己的那一套学问,有心得的抓得很牢。自己的观点、成见抓得很牢,叫见取。把自己那个很认真的,也达到目的(的观点、成见),可是不对,已经落邪见了。见取见,拿现在的话,就是主观的成见。很难解脱。(这是)第四个。

第五个戒禁取见。批驳了一切宗教,都有它的戒条,都有它主观守持的行为。现在讲都有它的主义,完了。教理上告诉你,身见,第一个我们听到身见,上智慧的一听身见已经知道,上坐就把身体丢开了。什么气啊、脉啊都是身上的事。你那个知道气脉动的,气是气哦,脉是脉,等一下再讲啊,等会体会的,大家认识不清楚。你那个知道气脉往来,身体的感觉,这是身见的部分。你那个能知道的,不在这个身上。那个是生死的根本。

我刚才讲的这一段话,今天是第五天了。大家读过曹操的诗吧,去日苦多。所以他的文学很高,他并没有讲的很消极的话,去日苦多,拿现在人来讲,来是无多了,那很悲观,很消极。他也悲观,一个大英雄。你看这些疯子、大英雄,包括希特勒,包括一切人等,我不再点名了,凡是大英雄、大思想家,都是悲观主义者,你去研究。曹操也很悲观。他哲学思想比一切都强,在哪里看(出来?),你们不懂文学,在他诗文上看。诗,同文章,所以有名的“月明星稀,乌鹊南飞”这一首诗,充分表达了他的哲学思想与人生观。刚才我引用一句他的“去日苦多”啊。哎呀,自己觉到老了,到了中年,一想,这个时候曹操作这个诗,四十几岁,快到五十了。“去日”,过去几十年一下就过去了,“去日苦多”啊,多漂亮。他没有像一般文人这样,哟,来日不多了。没有这样可怜,内心很悲哀。可用的文学句子,英雄气概,“去日苦多”,我们大家相约到这里,听我乱吹七天,刹那之间,今天第五天了,明天后天回家了。又堕到红尘去了。嗨!去日苦多啊。好好地用功。我现在啰嗦讲话都是帮助你们,你所心里倒空了,就可以听进去。自己还在分析我的话,还解释我的话,都错了。不要解释,心里放空了,每个都听得清楚。更不要有主观,你回去慢慢用你的主观,何必浪费了几天坐在这里,自己主观跟客观两个矛盾、反对,干嘛呢?!这不是很笨。

我说,我今天刚才讲的话,我已经来了,在里面,晓得你们上坐,不敢出来,免得打搅你们。但是心里很急呀,只好来,占用你们静坐的时间来讲。我急,为你们急。刚才讲到,我们正式走到禅宗,禅宗是心地法门,了生死。也介绍了外国人叫禅宗,都知道了吧。心宗。一切唯心的心宗。再说一道啊,也叫达摩宗,也叫般若宗,啊。我们这个禅,叫禅宗。是中国人,把佛法创宗立派,特别地融汇了中、印,世界文化的中心。一切唯心,万法唯识。

从昨天起,叫你们不要管禅修,怎么样打坐,怎么样修气脉,怎么样这些。我大致上都给你们讲一点了,你们都听过了。但是你注意,你认为南某人给你讲的就是这样吗?在我感觉到是皮毛的皮毛,削一点给你们,你们已经难接受了。 深入的没有讲呢。因为程度不对嘛。所以我也自己有时候,昨天,前几天,给你们怕,快死了。不过我死了,我带走了,也没有关系,这个东西烂不掉的。世界上不怕没有人的,会有人出来。有诸佛菩萨再来的。所以我也用不着着急。可是,一个学佛者的心情,恨不得把自己所有的,都抖出来给大家。宁可空诸所有,不可实诸所无。现在话又说开了啊,心宗,叫你昨天去观心,“三际托空”的观心,不要管身体,看自己思想、念头。记得《金刚经》上讲,过去心不可得,现在心不可得,未来心不可得,就那么简单。你自己反转来在心头,不是在脑,看自己思想、念头、情绪,一个一个那么可怕。不要你去空它,它空你。一个念头来已经过去了。未来没有有,当来了已经变成过去了。没有现在,现在空的。所以佛说时间只有一时,只有这一刹那。没有过去,没有未来。这也是现代自然科学研究的,所以爱因斯坦临死把时空两个想统一起来,统一不了。他认为空间的存在是时间的依附,时间把握不住啊。我们不要扯开了,又回来,心。所以唐代开始禅宗五祖,就是初唐的时候,唐初,唐太宗父亲这个阶段,五祖、六祖。由四祖到五祖、六祖,是唐太宗父亲李渊起兵造反,是唐太宗的主意。李世民的主意,起来了。李世民逼到父亲造反,创立唐。是李世民逼他的,所以李渊(被)逼得没有办法,起来(造反),结果告诉李世民,“好啊,听你的啊,你这个孩子啊,我们李家就是你这一句话,家破人亡,死光了,也是你。如果我们李家,一不小心得到天下,也是你。”这个时候是四祖、五祖到六祖之间,五祖起来用了《金刚经》,达摩祖师教育的经典用的《楞伽经》。他看《楞伽经》牵涉到万法唯识,太细密,一般人不容易,改用了《金刚般若波罗蜜经》

我们如果翻开旧本印的《金刚般若波罗蜜经》在民间普遍的流行一千多年,影响太大了。上面有两个开经的偈子。大家知道是谁写的吗?奇怪,是个女皇帝,武则天写的。她修禅宗的。她明白了。所以她敢做敢为,不是前两天我们提到,中国的皇帝那么多,四个皇帝活到八十几的,她是一个。乾隆是一个,梁武帝是一个,宋高宗是一个。这个女皇帝可不同喽,所以死了以后,她敢同别的帝王不一样,你现在,看她的陵寝,现在还在,她的墓还没有动,还没有挖呢,还不敢挖。别的皇帝晓得在那里有碑文,她这里呢,碑一个字都没有,无字碑。只有她敢。哎呀,她的一生是功是过,是善是恶,似是而非,给你们后人去评论。她什么都不要,一切皆空。所以她的墓碑一个字都没有,叫无字碑。但是,她的文字很少见到,你看她《金刚经》两个偈子,开经偈她写的。第一个叫“无上甚深微妙法”无上,至高无上,太深了。这个佛法,微妙法。“百千万劫难遭遇”,她总算碰上了。“我今见闻得受持”,我现在懂了佛法。看见,听到。神秀,那个“身是菩提树,心如明镜台”,是她的国师。“我今见闻得受持,愿解如来真实意。”开经偈,不是随便像我们这样乱吹一顿,写一首诗。古人所讲开经偈,拿到这本经要开,打开来看以后合掌,自己心里祷告一下,念这个偈子。“我今见闻得受持,愿解如来真实意。”这个还是普通(的)。真的她,有第二个偈子,第一句是“云何得长寿”每个人想长生不死,云何,怎么样能够得到长生不死呢?“金刚不坏身”,有个东西永远不生不死的。不是这个肉体。比如像金刚一样,不生也不灭,不来也不去,永远常在。一般《金刚经》用了四句,“云何得长寿,金刚不坏身。”,愿佛开……这个秘密法门打开,就是《金刚经》,所以她的所作所为,你研究唐史,她那个时候,尤其我们在座的很多,关心国家前途经济,你看看她那个时候经济怎么搞,财政怎么搞,那么好,那么富有。然后她严格建立了法治。因此也偏差一点,下面人被偏差了,特务横行啊,法律变成非常严密。这些政治方面我们暂时不管,大家,这里真懂得历史,懂自己的历史也太少了。她是讲《金刚经》读了,她知道唯心,明白这个心性是生死根本道理。“云何行长寿,金刚不坏身”,唯心的修持,她清楚的。所以我比较推崇她,在这一点上很了不起。“愿佛开微密,广为众生说。”因此配合了玄奘法师印度翻译回来,法相唯识的这个《瑜伽师地(论)》等等大般若经。中国文化配合了禅宗,一下变成盛唐的文化。她这个非常关键的一个阶段、时代。我们现在不是讲历史,(是)讲观心法门。在这里,这七天当中真要了解,禅宗不是搞身体。至于身体变成无病无恼,比较健康,不是。如果真想修到连这个肉身还转变的,这个肉体,也是唯心的。心的转变。譬如大家做Yoga,做功夫,做任何一套,你身体改变很多,哟!这个功夫很好。哎呀,我这个方法非常好!对不对?那个方法好,做的是谁啊?是你哎!做到这个方法好是你哎!你的什么,是心哎!不是那个方法哎,这要回转来观察清楚。

超过了时间了,大家坐累了,起坐吧,行香。调整一下身体再说。我啰嗦讲了半天,耽误了你们的用功,起坐吧。

以上文字根据南怀瑾先生视频整理,如果您发现任何疏漏错字,欢迎联系立川同学,我们会尽快改正。希望这些文本能帮助您学习我们的禅文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