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9年南怀瑾太湖禅修录三十七:用功与通脉

立川同学发布

那么心怎么用呢?永嘉大师告诉我们几句话,六祖的第一弟子,禅宗。心是根,你看永嘉大师的《证道歌》。当然不是我捧温州人,他实在不了起,永嘉大师。心是根,法是尘,两种犹如镜上痕,看得见吗?后面?(众答:看得见)。心是根,法是尘,两种犹如镜上痕。痕迹的(痕)。痕垢尽除,除掉的除,光始现。心法双亡性即真。明心见性了。讲明心见性,它这心是个假名。心如明镜台,或者“明镜亦非台”都是空话,这是比喻。“心是根,法是尘”思维一切的法则,一切的学问,一切烦恼思想都是灰尘。把这个本来清净镜子盖住了。心是根,法是尘,这两种都如镜上的痕。镜子上的痕迹都不是,都要扫除。连心也空了,就是“我无一切心,何用一切法?”痕垢尽除光始现,没有烦恼,也没有菩提,光始现。心法双亡,一切皆空了。性即真。

心是根,法是尘,两种犹如镜上痕。痕垢尽除光始现,心法双亡性即真。

那么用心,如何用心?永嘉大师用的真是了不起。有一个偈子,大家记住:“恰恰用心时”,恰恰两个字,我们这叫“恰恰(qia qia)”,广东话叫“岩岩(ang ang)”,是不是啊?(众答:是)台湾话呢?又是一个发音,“卡卡(ka ka)”,“恰恰用心时”当我们思想意识有感觉,有知觉,起来用的时候,是“恰恰用心时”,“恰恰无心用”,你心里因为心境空灵,譬如说,我说张大法官,啊,因为他心空灵,就会答复了。恰恰用心时,恰恰无心用。“无心恰恰用”,因为无心,心念空灵,即此用,离此用。无心恰恰用,“常用恰恰无”,我们的心本来用过了就(空),即此用,离此用,是空的。这种不是普通的定,也种也不是普通的止观,这叫如来大定,也没有定,也没有慧,本来清净无为。

恰恰用心时,恰恰无心用。无心恰恰用,常用恰恰无。

可是一切众生迷眼了,一切人,尤其智慧越高的,迷的越厉害。智慧高的人给意见、知见所迷。所知所见的迷住了。智慧钝一点的人,钝就是慢一点,智慧大家都一样,只有两个代名词,一个利一个钝。一把刀一样,都是刀,一把刀是很锋利,一把刀是很钝。切泥巴都割不动就是钝刀。可是钝刀,它本质还是锋利的。所以真正的智慧与聪明,一个钝一个利,这是两方面。都是一样,平等。所以“恰恰用心时,无心恰恰用。”它也说明了。因此永嘉大师讲到禅定,他对禅定形容得非常好。唐代的文化,只有两个字,“惺惺”,清醒,清醒。头脑清净清醒。不是头脑,心里头清醒,“惺惺”。“寂寂”,什么都没有,空空洞洞地,寂灭。所以讲,你打起坐来,“惺惺寂寂是”,头脑很清楚,什么都没有思。可是什么都知道,清净的。“惺惺寂寂是,散乱惺惺非”,在那里静坐下来,好像清净,心里头乱七八糟,思想停不了,这已经不行了。“惺惺寂寂是”,对了,“散乱惺惺非”。“寂寂惺惺是”,心里很清净,万缘放下,一念不生,寂寂惺惺。“昏沉寂寂非”,可是什么都没有,头低下来,昏迷了,这个不是定。这是你坐在那里睡觉。他又告诉你,用功夫像吃药一样,补药吃多了,就生病。营养不够了要吃点药,过分就生病。“惺惺”,清楚。心境头脑太清楚了,变成了散乱。“惺惺”是药,清醒是药。散乱是病,散乱的病要“寂寂”来治,放下,寂灭。“寂寂”了容易,这个是药,吃多了变昏沉,就要吃“惺惺”那个药。噢!太精彩了!知道没有?什么叫得定呢?你以为得定什么都不知道?那何必学佛呢?吃安眠药就好了,再不然,以为得定什么都不知道叫得定,哎呀,我脑子怎么越坐越清醒,老兄恭喜你!脑子清醒还不好?哎,但是清醒过度了,就不对了,散乱。清醒寂灭,就是般若。心如明镜台,明镜亦非台。

啊,什么是定境的界呢?既不散乱也不昏沉。“惺惺寂寂是”啊,散乱惺惺就非,不是。讲的太清楚了。那么我们用我们的心境,下午讲到了,什么是禅宗呢?你看古佛的偈言总是在提啊,你们《指月录》都有嘛。就翻开看,七佛的偈子,几乎同一个道理。不二法门,就是一个,没有两个。什么是佛?心即是佛。什么是心?心本无生因境有,前境若无心亦无。这是我们重复下午,总算,今天是第四天,转到禅宗这条路线来摸一摸,看一看。

就是禅宗与唐代的文化的影响太大了。可是呢,在中国文化这个里头还有,那么这个唐代的科学啊,唐代有它的科学,阿拉伯的文字也进来。可是唐太宗,唐代李家的天下,很伟大,天主教进来,长安给它修天主教的庙,那个时候叫景教,天主教是景教。现在你去考察,还有景教的碑在。当然道教是李家的,在政府里头排班,皇帝姐妹家,皇帝是姓李的,站第一位是道士,它的教主老聃,姓李的,太上老君姓李。佛教摆第二位,最恭敬的佛教。可是排班呢,有差别。天主教过来,一样给他修庙子。回教,放在那里。还有一个教,你们不晓得了,波斯教,伊朗这边,祆xiān教,有个祆字,你们会写吗?大家不要念错了,念成妖怪的妖了,祆教,也在唐代,它也让(传),那真是宗教自由。因此呢,波斯来的,伊朗来的祆教,有神通的,画符念咒的,这个就是埃及文化过来的。是个文化的大交融。

当然,这个时候唐代是打开了丝绸之路。所以我说中国的市场,你们讲上海往香港,嗨,搞清楚哦,战国时候中国的大市场,经济金融活动中心在临淄啊,在淄博,山东啊,齐国。唐代是在扬州啊,丝绸之路搭到这边,还没有靠海哎,到了宋朝呢,中国市场在福建的漳州、泉州啊。海上交通开始了。所以你到福建泉州、漳州,现在还有回教的庙。还有回教的,土耳其的王子留在福建了。住下来,后代发展。现在,真有啊,清朝的变成上海。我说你看到吗?再过几十年上海已经不行了,就要移到嵊泗列岛去了。经济发展也是有个次序。这种文化结合了呢,非常奇怪的事,很有意思,欸,我不要讲到这里把你们引坏了,心里又搞乱了。现在“惺惺寂寂是”,散乱,我一讲,你们就散乱了,散乱惺惺就非了,不是了。好啊,大家,哦,到时间了。好,再站起来,今天一天难得你们用功好像很对,大家站起来,恭敬合掌,唱念一次忏悔文。心里清清净净,个人忏悔自己一天的事情。

很多做运动的,学Yoga瑜珈的,注重身体的气脉。千万注意,真的修气修脉,要小乘的禅定。就是坐的七支坐法姿势那个,不动,任何……譬如肩膀那难过,脖子这里难过,头的难过,腿的难过,看住不动。但是学Yoga的,练气功啦,学运动的,到这个时候一定会去帮忙,自己帮忙自己。头稍微动一下,肩膀动一下,哪里动一下,轻松就通过了,假的!这样永远不会有最高的成就。这是讲,身体这里面气。这里面气,所以修气就是修气。这叫做修脉,你身体哪里感觉,那一小部分,有三十几种反应,酸、痛、胀、麻、痒、冷、热等等等等,堵塞,不是给你们讲过吗?你都没有注意,通则不痛,痛则不通。凡是有酸、痛、胀、麻、痒、冷、热,障碍住,很难受,你如果姿势摆到不动,我就看你胀死在那里,看这个地方,看你怎么变,甚至看的心都忘掉了。你越忘得大,感受感觉方面越大,它的脉通了。所以我看到你们诸位,很有进步。有些练功夫的。(是)气的感受。脉没有通。没有通,所以有这些障碍。通则不痛,不通则痛。

那么你说我怎么办?你就看着这个,我不管你,看你怎么办。很难受哦,你把受阴忘掉就通过了。你们不是会念《心经》吗?《心经》观自在菩萨告诉舍利子,色不异空,空不异色。色即是空,空即是色。这个色法,是讲光明与物质。生理物理的,色即时空,空即是色。色不异空,空不异色,下面有两句是什么?受、想、行、识,亦复如是。八个字,你就不想了。它因为梵文翻成中文,中国人喜欢简单明了,头脑清楚,色即是空,空即是色,色不异空,空不异色,他说“受”,感觉了,“想”思想了,“行”,无形中有个生命的动力是行,“识”,精神意识方面的,心、意、识的识,这四种呢,同上面,色即是空,空即是色,色不异空,空不异色,是一样的。所以说“受、想、行、识,亦复如是。”同上面这个原理是一样。所以翻译成中文。它梵文的原文,外国人的翻译呢?就啰嗦了。色不异空,空不异色,色即是空,空即是色。受不异空,空不异受,受即是空,空即是受。想不异空,空不异想。想即是空,空即是想。行不异空,空不异行,行即是空……好啰嗦啊。玄奘法师翻《大般若经》六百卷,都翻得那么啰嗦。翻译的文章三个原则,信,信实,很老实、规矩。达,很明白,意思告诉大家清楚。雅,文章很美丽。所以玄奘法师,我所谓恭维他,又批评他,他不及鸠摩罗什法师,翻的《法相唯识》文学不高。嗨,对不起了,玄奘师父啊,我对你不起。讲句老实话,文学不高。

所以,把最高的生命科学的逻辑啊,他很信,很老实翻(译)的。鸠摩罗什法师呢,就不是了。很雅,所以《心经》两百六十个字,统统讲完。色即是空,空即是色,色不异空,空不异色,受、想、行、识,亦复如是。好了,八个字完了。这就是中文同外文的差别。顺便给你们讲中文的差别。所以中国文化都在古文里头,几千年的文化,诸子百家那么多,几千年留下来,古文学通了,只要一年半、两年,把古文学通了,统统看懂了。譬如欧阳修,讲写文章。他奉命写唐朝的历史,唐朝历史变两部了。原来一部叫《旧唐书》,唐朝的历史比较多,欧阳修重新修过唐朝的历史,加了些东西,叫《新唐书》。所以唐朝历史有两部重要。《新唐书》呢,比《旧唐书》文字少得多。内容比《旧唐书》还多一点。这是讲欧阳修的文章啊。他作总裁(官)的时候,修国家历史,这个多大的责任啊,牵扯一个朝代,好的坏的,都要写出来。一点都不留情的。他写史的就这么难。他一看,跟到他写的都是大文豪,政府派来都是文章很好,起码都是进士、状元。那不得了,哎呀,他心里想怎么办呢?上台有一天晚上,晚边,下午,开了会啊,我现在形容啊,这是,带领大家,你们到外面,太累了。修历史写文章,到路上去转一转,玩。他就带领了。刚好碰到机会了,有一匹马发疯了,马就跑过来,这个马呢,一跑过来以后,有一条狗也窜出来,横着过去,这个马疯了,马本来碰到人啊,碰到动物,它要跳过去,可是马发疯了,乱跑。这个狗刚横地冲过来,这个马“啪”的一蹄子踏过去,就把它踏死了。欧阳修站住了,欸,这是个题目。你们写,记下来。这些大文豪回去记。回去记啊,古人就写,马奔跑怎么样,譬如说……现在写白话文啊,严重了。马怎么跑法,什么尾巴,什么毛,那个狗怎么样,哎,啰嗦了。写历史你这样写啊。中华民族一百年的历史,这个房间都堆不下。对吧。他一看笑了,这些人学问都很好啊,真是,哎,你们真是文章派,写历史这样写,将来国家的历史馆要修多大去放啊?!那么下面问,总裁,你说你怎么写?六个字完了。怎么写?“马逸”,飘逸的逸,马疯了乱跑,这个“逸”字要懂得,中国人现在放逸。免字一个走字。逸,大家只晓得飘逸,以为认得中国字,它有很多意义。放逸,没有人骑到,没有人管到,疯了乱跑。逸就是乱跑,“马逸”,两个字,“毙犬于途”。四个字,完了。把一条狗杀死在马路上。大家看了,佩服了没有话讲。他说写历史要这样写。你要详细地写,现在人写,哎呀,这个马啊,还没有找警察来检验一下啊,还没有法官判,算不定有精神病的马呀,写了一大堆。那一百字都写不完。那如果“马逸毙犬于途”,好了,我们一看懂了。就是碰到一匹疯马,中国文字看懂了,疯的马乱跑,狗抢过来,“啪”,一脚踏死,过去了。就那么简单。哎,怎么讲起这个来了。(众笑答:讲翻译)哦,翻译啊。

可以说玄奘法师的翻译就不是这样。鸠摩罗什法师的翻译啊,色不异空,空不异色,色即是空,空即是色,后面呢,“受、想、行、识”,受是个感觉,刚才讲你们打坐练气功的,身体受不了,你永远脉打不通。永远在气上摸了。这个里头就是说佛家讲打坐的功夫。是用“忍”,这个忍字日本人用得很厉害。练武功的武家叫做忍。日本人懂了,欸,你挨到忍住这一下,那个打通了就是脉通了,气就通过去了。脉通了跟气通了(是)两回事,这一下听懂了吗?所以为什么回去睡觉,睡了妨碍功夫吗?好像睡觉起来完了,久睡伤气,可是脉呢?皮肉,或者说,你看我们,叫你们打坐起来行香,行香起来打坐,啊。久睡,睡久了伤气,久坐、久立,伤骨。站久了伤骨头。久行,劳动的,农村做劳动那个青筋腿上都来了,啊,久行伤筋。都有道理的,都是医学的道理。所以,我们一看行香行得差不多了,啊,慢慢给你时间加长。你们初步的,惯了的,出门就有计程车。买票就上去,两个腿已经没有腿了。叫你行香,哎哟我的妈,到这里受这个罪呀。(众笑)。顺便给讲清楚,好吧,休息了。

以上文字根据南怀瑾先生视频整理,如果您发现任何疏漏错字,欢迎联系立川同学,我们会尽快改正。希望这些文本能帮助您学习我们的禅文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