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9年南怀瑾太湖禅修录三十六:禅宗的精华!

立川同学发布

现在说到我,当年我在峨眉山闭关下来。我们的老师啊,马一浮先生,这一代的大儒啊。噢,还是美国留学生。他懂五六国文字,马一浮先生。我们非常恭敬他,全国人都很恭敬他。也没有结婚,办了一个书院,等于我们搞这个太湖大学堂。它叫“复性书院”。以儒家为主,其实他是参禅见空的。道、儒、佛都会。我很佩服他这个人,道德学问,东西皆通,复性书院。我从峨眉山下来,经过嘉定(今四川乐山),准备去庐山。峨眉山下面,你们都去过(乐山)大佛那个地方,有个庙子叫乌尤寺。复性书院,抗战时候他已经办在那里,很艰苦。我到那里去看他。为什么看他呢?因为他的文章,一本书里头写到,百丈的,“灵光独耀,迥脱根尘。体露真常,不拘文字。心性无染,本自圆成。但离妄缘,即如如佛。”就是佛。可是马先生在他的《尔雅台问答》里头说,百丈这是果位上的境界。果位就是悟道得道以后成佛了的境界说法,我不同意。心里不同意,没有讲。下山第一步,先到书院去。去看马一浮先生。到门口,大门关住了。他借用个和尚庙,乌尤寺,那个复性书院。有大门,还有偏门。平常从偏门出入。大门,跟我们一样。我们虽然看得到,很不容易进来。他大门关着。我就规规矩矩递一个名片进去。见马先生。人家叫你门口等,很礼貌。这个名片拿进去了,我等了大概十几分钟,都没有影子。我想算了。老先生大概年纪大了,声望地位那么高,不想见我。我准备走了。噢,一下,听到里头哗啦哗啦,大门门栓栓到的,拉开了。大门“哗、哒”两扇,打开大门。他出来了,穿了个长袍,相貌道然,人很矮,头比较大。袁先生人很高,头比较小,我当时的感想,这两位,把头换一换,都是了不起哦。好,中间出来,两排,一排都七八个学生,他的学生都是很有地位、很有学问,好像见那个外国的贵宾一样,出来了。哎哟,我一看,这个场面不得了。以大礼见我,像那个国宾。我赶快就一腿跨在那个门槛,正式在他前面,准备顶礼跪下,他一把就把我扶住,“久仰”,我说“客气”,我说我是年轻人,老先生说“不要客气,请。”很礼貌的,完全像古礼。这个手一扶,我当然赶快就到左边来,主人在右边,就上去了。站到,请坐。他自己坐到左位,右手一拿,就叫我坐在贵宾那个位置,都是叫古礼,要懂得嘛。我说,没有办法向他行礼,坐回椅,就坐半个屁股,不敢全面坐到,尊敬啊。然后“送茶”,哇呀,我想这礼真的不得了,真细了,哈,完全古礼一套,好在我还知道,茶碗一端,他也端了一个茶碗,“请”,我也说“请”,那个茶杯,茶碗盖碗,到嘴边,并没有喝,马上盖好放在茶几上。我说“先生啊”我们当年不叫老师哦,先生,很平等。不叫马先生了,再加上马姓,比较生分了,又疏远了,所以直接称呼“先生啊”他说:“我知道,你在峨眉山闭关三年,可是刚一出关下山吗?”很亲切,我说:“对啊,所以我来拜访。”参访,不叫拜访。参学,参,就是参谋的参,学问。我向先生这里来参学。“你不要客气,我久仰你的大名哎”我说“我还是你的老乡哎,都是浙江人。”他说:“我也知道,你是温州,我是杭州”。噢,都清楚。他说,“在关中三年,好吧?”我说很好,总算没有出差错啊。他说,那真了不起。“你准备到哪里”,我说我想到成都。“以后呢?” 他说抗战跟日本人还在打仗呢,我说到成都再看吧。他说,你不要谦虚嘛,那么客气。什么问题啊?我说,你在书上写的,百丈禅师“灵光独耀,迥脱根尘。”不是凡夫境界,是果上的事,有吗?“哎呀”他很客气:“南先生”客气的来了,一个重担来了,受不了了。你们要懂规矩做人,南先生,我一句,这个言重了。“我啊,年轻的时候出了很多的书,现在想起来都后悔。恨不得拿一把火把自己的书都烧了。”你看,重重打我一棒,这就是大棒。这就是禅宗,吃棒了。他也够谦虚,也不否定自己的话。不跟我来辩论。就把我嘴给封掉了。“哎呀”我说:“不敢,是我失礼了。”不应该的,我赶快站起来给他行礼,顶礼,准备叩头告辞了。“那我告辞了”。他就站起来,我还没有叩头下去,他就给我扶住了,“不行不行,你不叩头了。”,“我很恭敬你”我说我告辞了。”就这样走了?“。我说”是啊“。”哎呀,太匆忙了,可惜我这里没有什么好的招待。“他这个书院很苦,吃的都很少,他还常常没有饭吃,吃稀饭,我口袋里摸那个红包准备供养,他就给我塞回来,他说你刚出关,我还想供养你呢,我就告辞走了。讲到百丈的,灵光独耀,迥脱根尘。这个法语。直到隋唐以后,汉唐的声威展开了,整个是禅宗的天下。唐代的文化,政治、军事、经济、教育、社会统统一大转变。而且,由西南到西北的,包括中东、土耳其、伊朗,当然包括了印度文化,而且包括了外来的民族,我们开放发展的移民。整个的大的转变和结合。构成了中华文化。所以唐代的声威,比汉代就不同了。大大不同。而且领导国家最大的,唐朝的天子,古代的名称啊,皇帝,天子,就是领导人。家族性的。并非完全汉民族的系统。整个的混合,文化混合。所以研究唐代文化,以及科学宗教的发展,这个气派是非常大。这个时候,西方正进入罗马教廷。天主教统一西方文化。在西方人的历史文化发展上,黑暗,是西方文化的黑暗时期。可是在东方、在中国是大放光明。我们已经讲过,奇怪的南北朝两百多年的变乱。就是民族文化混合的变乱。当然,是政治、经济、军事的混乱时期,可以说,我再提一句大家注意,南北朝是第二个战国时代。尤其是北魏,北方黄河一带,所谓移民进来的,各种民族变成汉民族。采用中国文化是帝王政府的制度,建立了北魏的王朝。今天残留下来的,所谓敦煌壁画啦,云冈石窟等等等等,都是那个时代的。壮观,非常壮观也很混乱。中间历经文化,尤其是佛教的,形而上的思想,形而上的行为与生命科学,认知的行为,在这个阶段是辩论的很厉害,很厉害。大家没有好好的读书,自己的历史搞不清楚。南北朝的历史,北魏的历史。譬如大家晓得宋朝,后面的宋朝,还有辽、金、元,大家读中国史,只晓得唐宋,宋朝没有统一唉,后面半个中国是辽、金、元,东北的少数民族起来的天下。可是我们研究历史呢,很少人融汇贯通辽、金、元的历史。它也全盘接受了中国文化。这一讲呢,又变成了给你们讲历史课一样,又麻烦了。因为担心你们历史实在太不清楚了。现在回转讲南北朝这个阶段。有神论与无神论的论辩很严重。不但牵涉到宗教的生命有神无神,就是人的生命死后究竟有没有灵魂,究竟有没有前生,有没有后世?牵涉到唯心唯物的问题。在那个时候早都有。讨论的很多很多。讲现在一般人研究这个,如果你真懂得古文,看自己的历史文化,看现在是小儿科,都辩论过的。当时参与辩论有神论、无神论,唯心、唯物。主张有神论,有生命的,过去、现在、未来,中间一个大手笔就是梁武帝。他自己也参加写论文。所以梁武帝这一个人,也非常奇妙。我们现在后世研究历史,说他一手创业做皇帝,一手自己国家亡掉。他活到八十多岁,死亡了。给部下叛变亡的。可是,最后饿死在台城南京,他讲两句,很伟大的话,我认为任何人讲不出来。哎,他最后给人家逼得没有饭吃,饿的,他吃素,打坐学佛。爬到树上,有鸟窝,摸那个鸟蛋吃,跌下来,给跌伤了。这么一个,可是他没有什么,部下叛变,侯景叛变,进了南京亲自见他,侯景是他提拔的。他是个孤老头了,这个皇帝给他困住了。一个人,把他软禁在那里。可是侯景一见到他的时候,一身冷汗发抖,吓死了。可是梁武帝也没有骂他,看一看他,是良心的责备。侯景自己冷汗出来,发抖。就讲,我再也不要见他了。这个死老头。哼。他(梁武帝)讲了一句伟大的话,我说任何人,”天下自我得之,自我失之,亦复何恨?“这个国家我建立,我手里败了,等于一场豪赌,赌输了就输了嘛。天下自我得之,自我失之,没有什么遗憾。一般读历史不注意这些,我觉得很了不起。我觉得他很有一点像样,学佛的人。他同北方北魏一样,也受了打击,提倡中国文化,《大学》、《中庸》抽出来。尤其《中庸》讲性命之学。天命之谓性,率性之谓道。修道之谓教。他这些跟老庄配合,自己拼命学佛,吃素。念经,到了做皇帝的晚年,比和尚还和尚。很搞笑,今天的佛教能够存在,还是吃他的饭。佛教里头现在念的《梁皇忏》这个忏悔文是他作的。为什么著这部《梁皇忏》呢?他的大太太,皇后。很漂亮,女性的妒忌心,吃醋的这个妒忌心最厉害。厉害的无比。所以梁武帝,等于出家人的生活,大概旁边妃子宫女没有,可是这个皇后死了,死了以后啊,托梦给这个梁武帝。一看,哟!你怎么变成这样?变成一条大蟒蛇,很可怜的大蟒蛇。在他前面跪下。皇上,我一生错了。犯女性的妒忌的心理太大,这一念果报啊,现在变成大蟒蛇。你是有修行的人,替我忏悔吧。因此,他集中了佛教这些经典,写了一部经叫《梁皇忏》。忏悔的忏,后世叫他梁皇。梁皇是那个梁武帝的梁。皇帝的皇,这是萧衍,梁武帝。这一部忏悔文,现在庙子上拜个《梁皇忏》。庙子,哎哟很严重的。一堂法会做下来,你像这些大庙子,拜四十九天的《梁皇忏》。拿现在讲生意经,起码要好几亿的香火的钱进来。我说到今天为止,佛教吃的饭,以宗教来讲,还是吃的梁武帝的饭。另外,他又关心历代的战争,水陆死掉的亡魂太多,当然这不是他完全他干的,还有水陆忏。所以庙上这些做法会,你看看五台山啊,峨眉山啊,这些大庙子,常常有这个法会。我说都是吃的梁武帝的饭。这个时代,到了隋唐以后,禅宗一起来,把这个宗教外衣剥掉了。什么是佛?心就是佛。什么是心?心本无生因境有。当然,玄奘法师回来,唐太宗希望他作宰相。这个都给你们讲过了啊。他当然不干。翻译了《大般若经》,翻译了很多经。尤其法相唯识的。大家一般学者认为法相唯识最难懂,并没有难。反是衬托了禅宗。讲清楚了。法相唯识是用人文科学逻辑的方法,说明形而下与形而上的关联,心物之间的。禅宗直接走心物一元的唯心理论,心地法门。是这么一个唐代禅宗兴起的局面。

刚才讲到马祖,尤其到马祖这个阶段,创建了丛林制度。在唐代已经实行了。真正,我们作比方,真正的,拿现在作比方,共产主义的一个社会。丛林制度。你去研究这个制度看,共同有衣,大家有饭吃,大家有衣服穿,经济平等,啊,使用钱财平等,一切无私。一切归公,百丈丛林的制度。这么一个社会。同时帮助了唐朝。那个时候没有社会福利的思想,做到了国家社会的福利的思想。西方人讲中国没有社会学,我说你笑话,你才不懂。佛教的丛林是办了社会事业,他没有标榜。凡事鳏、寡、孤、独,都靠庙子上面寄生。譬如,讲一个小故事。所以丛林制度,后来宋朝的,中国人,我常常告诉大家,你注意,我们现在,推翻满清到现在只有九十八年,还差两年是一百年。这个,我说中国三千年来教育,国家政府朝廷没有出一个钱呢,你听到什么汉、唐、宋、元、明、清,有教育制度出钱吗?没有啊。教育是归礼部管的,礼,讲礼貌的礼。在上古属于天官。我们几千年的教育,靠民间自动自发自己教育,教孩子教出来。跟政府两回事,自己子弟教成才,成功了或者文的武的,政府是拿代价来,把你钓走了。钓鱼一样。什么呢?功名,把你钓走。读书可以做官,考取了做官。唐朝的考试制度,开始是隋唐,到唐朝更明确了。把知识分子用考试的制度,功名、科举,统统把你收录了。不愿意进入这个圈子的,就跳出来做和尚,就到禅宗路线去了。所以过去谈历史,欧阳修写了《新唐书》就感叹,唐末五代没有人才,王安石就反对,嗨,你这个完全错了!唐末五代的人才才多呢。都是帝王将相之才,到哪里去了?当和尚去了,学禅宗去了。王安石的观点,不是偏见,几乎是个定论。这个时候,我们讲到心法,今天讲到心法。譬如禅宗,很重要的几句话,你们记住吧,现在大家打坐,可以打开黑板,没有关系,可以亮光了。

佛说一切法,为度一切心。我无一切心,何用一切法?

就是禅,禅宗了。你看,这个严重吧。唐代禅,把宗教,所有的宗教外衣连佛统统剥掉了。但是非但没有,我认为没有剥掉,他还严重的建立佛法的精神。

佛说一切法,打坐、修行、念佛,练功夫各种,为度一切心。心当然包括人有感觉、知觉、烦恼、思想。我无一切心,假设我心里没有这些烦恼,也没有感觉,就是空灵的,何用一切法。这是禅宗。我现在给你讲这个历史的,以历史作本位,说这个禅宗的当时的威风。中国文化的那个威风,一下这么铺开,那么大,那么厉害。它扫荡了南北朝以来唯心、唯物、有神论、无神论的争(论),建立了一切唯心的心物一元。而且变成生活化,平淡的。就是儒家的书,《大学》与《中庸》一样,说的,”极高明而道中庸“啊。最高的就是最平淡的。佛说一切法,为度一切心,我无一切心,何用一切法。这是禅宗的精华所在。不过你们听了,是啊,这个好哇!所以不要迷信,你讲这一句话,你已经有心了。就需要佛法来度你。那么”我无一切心“哎,你心里完全空灵了,见到自性本空,心也空,物也空,一切皆空,那当然不需要佛法。已经自己都是佛了嘛。(南师讲到这里突然”啪“,禅堂传来一声响。)这个,刚才谁板子打的?工作人员答:”录像带掉地下了。(所以啪一声)“哦,我以为哪个人拍了香板,我要听话。(众笑)

以上文字根据南怀瑾先生视频整理,如果您发现任何疏漏错字,欢迎联系立川同学,我们会尽快改正。希望这些文本能帮助您学习我们的禅文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