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9年南怀瑾太湖禅修录三十五:心即是佛。忏悔文和百丈禅师悟道公案

立川同学发布

因此,真讲修行学佛,随时在忏悔中。有四句话,《华严经》所讲的忏悔文。忏悔的语句非常好,所以出家庙子早晚功课随时会念到。所谓唱念,不是唱歌,是念忏悔文。唱念忏悔文,早晚功课,曼声高唱,这也是修行的法门,叫做软修法门。不是硬声,很柔软。会的等一下,同学们、居士也好,跟到这几位一起,唱念几次。起码唱念同样三次。四句完了,静一下。静个一分钟再来,三次。你们先把原文抄下来,我晓得你们,有些不知道,没有看见过。看不见的站起来,到前面来抄。

“往昔所造诸恶业,皆因无始贪嗔痴”

念到这个字,每个字要反省自己。

“从身语意之所生,一切我今皆忏悔。”

当然,唱念有各种各样。四川的人,出家人,讲我们下江调,天宁寺的下江调,。各地有些乱唱的,现在,没有很严格受过训练,这是天宁寺的,比较接近于古代的音韵,哈。在唐宋以后,庙子丛林,早晚功课,非常严重,用到忏悔文。 因为我们人,起心动念,随时有过错。自己犯了错不知道。一念忏悔文,都想起来了。看自己心地,是多少的龌龊。那么,这个唱诵的方法是软修法门,集体的。大家会了,也不一定照这个调子,自己在家,自己随时,等于当到佛菩萨面,心里一念忏悔文,一朗诵,心境自然清净,万念皆空。常念忏悔文,在佛菩萨前面,甚至在你祖宗牌位前面一忏悔,你马上身心都健康了。有这样大的威力。不是唱,它是拉长声一点,从心里头发出来的忏悔心。“往昔所造诸恶业,皆因无始贪嗔痴。从身语意之所生,一切我今皆忏悔。”过去的已经过去了。过去种种从一念空,死掉。未来的还没有来,当下一念清净,是真正的忏悔。

现在,大家都抄,有了,都会了。由师父们带领试试看。要不要站起来,你们坐到念的出来(吗)?不是学唱念,不是学唱戏啊。随便,请几位师父们开始吧。众人唱念:“往昔所造诸恶业,皆因无始贪嗔痴。从身语意之所生,一切我今皆忏悔。”

好,这一下你看你心中自然清净了。清净与空,不要用气用力,要真忏悔。真忏悔的人,有时候泪流满面,也不管,真忏悔了。妄作聪明的,自己坐在那儿,也不开口念,听人家唱也好,自己欣赏很舒服,享受音乐一样,这是业重。唱出来了,一切我今皆忏悔,统统空了。当下就是,你也不要管自己流眼泪什么,一开口,把这个身体不要管了。当时就是清净。还在那里流眼泪,擤鼻涕的,搞这一套,心境都不清净,白搞了!或者自己坐着听音乐,人家唱得老好啊,我心里很清净啊。享受这个,错了,自己没有好好发心忏悔。

我们今天给大家讲的观心法门,三际托空,过去心不可得,未来心不可得,现在心不可得。三际真空,就是忏悔。忏悔,一念不生就是开悟。还问“那个悟什么,这个悟什么,怎么叫做悟?”搞了半天,什么都不清楚,唉呀。学禅宗,是佛法的中心的中心,你们不是都强调难修吗?有《指月录》(在)身边有看吗?所谓读书,知识分子还认得几个字,开玩笑。《指月录》你一翻开,上面有七佛的偈子,七个佛。过去劫数的佛,三位。我们可以总称他是古佛吧。这个劫数里头叫什么劫数呢?贤圣劫,就是圣贤劫。释迦摩尼佛出来是第四位,第五位还没有来,弥勒佛,还没有来。七佛都有偈子,简单明了。一切唯心,万法唯识。你看古佛的偈子都告诉你几句话,不要写哦,其实写不写是帮助你,你手边《指月录》都有啊。“如何是佛?”什么是佛啊?心即是佛!如何是心呢?心本无生,因境有,都是外面引起的,自己被它绑住了。前境若无心亦无,事情过了就空,空了。心也空,空了,寂然清净。悟到此理,证到此事,这是正统的佛法。不然都是迷信。这些古佛的话,都吩咐你了。如何是佛?心即是佛。不是迷信,信自己此心。如何是心呢?心本无生因境有,前境若无心亦无。叫你走观心法门的。一念忏悔,寂然清净,就对了。自性本空。然后,哪里管思想,搞情绪,管感觉,玩小聪明,没有用。心本无生因境有,前境若无心亦无。《指月录》,特别厉害。编得好!由古佛起,过去的佛,现在的佛,一直到这个贤圣劫的祖师,如何悟道,如何……都告诉你。大家学禅宗的,只看祖师怎么开悟啊,看故事闹热,还在那里研究,他这样怎么开悟啊?昨天讲到,马祖在南岳打坐,他的定力功夫,不像我们,(他)高得不得了。怀让禅师到他前面,什么都不说,拿块砖头在那儿磨。他打坐,他磨砖。不是当下看到,他天天看到。他不理,他在打坐用功呢。晓得一个老人在那磨砖。不晓得磨了多少天了。他突然下坐,一下看到,偶然用心。欸,老和尚你在干嘛?他说我在磨砖啊。他当然说在磨砖。你磨砖干什么?我没有镜子,想把砖磨了做镜子。砖头把它磨成镜子。马祖就讲了,老和尚,磨砖可以做镜子吗?砖头磨到最后没有了。噢,怀让说噢,你在这干什么?我在打坐。打坐干什么?学佛啊,想成佛啊。噢,磨砖既然不能做镜子,你打坐可以成佛吗?噢,这一句话,他就怔住了,明白了。就那么简单。

中国的禅宗,由六祖以后,他(马祖)等于六祖的徒孙。在他手里开创了唐代一代的文化。然后,他的徒弟是百丈禅师,两个,改变了所有佛教庙子的制度。他不是改变,他两个是创办这个禅堂丛林,共同生活。所以西方人说,六祖以下到马祖,真正是很早很早的宗教革命家。至今今天的宗(教),可是今天没有了。连点样式都没有了,内容更没有了。这是马祖道一禅师的禅,禅宗的禅。譬如,你们参话头,讲法,研究起来,好像儿戏笑话一样,上坐。三际托空。不让你用心的。用心已经不是了。不用心对不对呢?更不是!这就是禅。

如何是佛啊?心即是佛。如何是心?心本无生因境有,前境若无心亦无。

盘起腿来好像有一点像样。放了腿什么都没有。那不是白修了吗?那是修腿。还不如去麦当劳买个鸡腿来啃一啃就好了。心空及弟归啊。

如何是佛啊?心即是佛。如何是心?心本无生因境有,前境若无心亦无。念念皆空。大殿上那是泥巴佛,木头刻的佛,形象不想干,心即是佛。但是你拜佛呢,拜自心。马祖、百丈这个时候,西方人讲,中国是最早的,世界人类文明最早的宗教世界。印度佛教到中国来,把那个形式都拿掉了,开辟了丛林制度。丛林制度的原则有个,佛门根据戒律,叫做“六和敬”。所以佛教有句话,讲的是:“就怕头不光,不怕天下荒。”走到哪里,庙子丛林都可以挂单。都可以吃饭,都可以修行。这个制度,根据唯心佛法而来,所以研究唐代史,政治、经济、教育,大家都搞不清楚,为什么有盛唐?这么一个伟大的,这么一个文明的古国。至少有一点,顺便讲一下啊,心不要散乱,你们观心。听到就听到,听到了就空,越空越听的清楚。心中会有,已经知道了。譬如大家都有父母,你父母跟你小时候所讲过的话,你听了么?都听到了,真实的样子你记得吗?那个你,你记得吗?都没有了!可是你都又知道了。上坐听话也是这样,靠笔记干嘛呢?!你心中已经有了嘛。吃东西一下吃下去了嘛。吃了几十年饭,肠子里还真留到那些东西啊?早就没有了。身也空啊。是很轻松的。至少有一点你看到哦,西方人十六世纪以后,批评中国没有社会思想,没有社会福利,共同,嘿,他不知道,中国早有了。尤其是唐代实行的很厉害。丛林制度,一个庙子上,后来这些帝王非常公正,晓得他们这样真修行努力,又不惹是非,拨了很多田地给他们种。他们除了出家修行以外,顺便养到鳏、寡、孤、独,老无所归,残、病,都在庙子里啊。所以唐代的教育,一般知识分子穷了,都在庙子里吃饭读书啊。自己长大考取功名出来。并没有什么政府办一个学校教他们啊,研究社会福利的精神、思想,你去读当时研究禅宗的这些制度史。可是自己不懂自己文化,跟到人家乱讲,很多很多。我们不要扯开了,这些呢,不是一般的大学,讲那些知识面给你。现在是讲心法门。禅宗的教育法,怎么……你们什么禅学会不禅学会。我现在,几天了解了,开玩笑,一点禅学影子都没有。还叫禅宗,禅学。至少把《指月录》读会吧。《五灯会元》《景德传灯录》《指月录》看会。

有个马祖,这位大师真了不起,这个是唐明皇这个阶段,安禄山已经平定了。这个前后,他在江西,师徒,跟百丈两个人开始,创建了丛林,丛林制度修行,参禅。如果没有他这么一改革,释迦摩尼佛印度的佛教早就没有了。在中国更没有了。可是他当时改革佛教,创建丛林的时候,给佛教界骂的,叫“破戒比丘”。把印度佛法的《四分律》、《五分律》啊,这些戒律都推开了。其实啊,他没有推开,吸收了戒律的精神,要丛林的规范。产生一个新的制度。所以叫融汇中外文化,也许是他这个精神。没有他,佛教到唐代一定没有了,他师徒两个。最有名的他的徒弟,百丈、南泉,几个,两三个,跟到创建。实际上马祖接引的大彻大悟的,在家出家的,有七十二位。所以唐代禅宗马祖门下,出现七十二位大善知识。都开悟成道,都了了生死的人,那么多。你想,孔子三千弟子,七十个贤人都了不起。他一手培养的,七十二位大善知识。其他的零碎还不谈。那个气派够大。你们讲禅学的喜欢说故事、口头禅,说,百丈怎么开悟呢?鼻子给马祖一扭,马祖一扭他的鼻子,一抓,就开悟了。你去抓鼻子试吧,自己去扭吧,会开悟吗?哼。他这个故事,开悟的故事(是)真实的。百丈禅师是福州人,地区搞清楚哦,他们口音不同。马祖是成都人,四川人。百丈禅师在马祖身边做侍者,跟到照顾生活。倒茶啦,倒水啦,等等啊,好几年。当然学问,聪明伶俐,没有话讲。 禅宗的教育法,有一天,马祖、百丈在江西啊,晚边了,马祖,轻松啊,出山门,外面散步。百丈跟在旁边。看这个风景。江西同苏州太湖边上一样,野鸭子很多,空中飞来飞去,晚边。所以王勃的《腾王阁序》落霞与孤鹜齐飞,秋水共长天一色,江西的风景。他正在散步,百丈跟在旁边,当然平常也是打坐用功了,不是没有打坐哦。在禅宗语录上不提你们打坐。坐,坐好久,这些都不提。这是外形的功夫,是当然的。正在走的时候,他跟在师父后面散步,晚边。马祖看到空中一群野鸭子飞过来,在江西那一带,太湖边上。看到野鸭子已经,晚霞附近飞过来,很漂亮。马祖就回头看百丈,(百丈)跟在后面,跟在后面,当然到现在还在用功呢,跟到师父后面在走。等于你们行香一样啊,马祖看到了,就向空中一指,这是什么?他难道不认识野鸭子,就指这个野鸭子,这是什么?百丈在后面给他一问,他就站住了,这是野鸭子。噢,听到了,马祖听到了。这是野鸭子,对了。“欸”,他(马祖)说,“怎么看不见了?”,百丈说:“飞过去了嘛”。告诉师父飞过去了。所以马祖顺势转过来把他鼻子一扭,他“哎哟”一痛,马祖放掉了。你怎么不说飞过去了呢?好,就是这一下,这是他的教育法,马祖。这个百丈回头就跑,跑回自己房间,趴在床上大哭,痛哭。南泉啊,这几个师兄弟感情都非常好的,丛林讲师兄弟们在一起,比亲兄弟呀还好,就跑过来问,“哎呀,你怎么了?”他不讲话,就痛苦。“你想家了吗?想回俗家去看父母吗?”百丈一边哭一边摇头“不是的。”“那谁欺负了你了,啊?”百丈又摇头,没有。不讲话。这个师兄弟奇怪了。就边岔问,“那你痛苦这样哭?伤心成这样,你哭个什么啊?”他说“没有,我的鼻子被师父扭痛了”那一会,他说鼻子被师父扭痛了。欸,这个师兄弟觉得好笑。就跑出来找马祖,马祖还在那儿散步。“师父啊”“什么事啊?”“你把他的鼻子……他回房间是痛哭啊。哭得伤心的不得了。啊,我们问他,他说你把他鼻子扭痛了。”这个马祖看看这个徒弟:”他会了!“就是他已经悟了。他会了。欸,这几个师兄弟一听,”哟!开悟啦!“。马上跑回来问百丈,”还在哭。你哭个什么?!我们刚才去问了师父,怎么把你鼻子扭痛了。他说你会了。“百丈哈哈大笑,并不说师父,哈哈大笑。疯了一样,一下痛哭,一下大笑。这些师兄弟们就问他了”你疯了啊?开悟了就是那么疯的啊?你怎么一下哭一下笑?“ ”唉,你们不懂啊,就是一下哭一下笑。“(这是)百丈开悟的公案。扭痛了鼻子。当然还没有完呢。那一天就过了。第二天,马祖上堂,就像我们上坐一样,我们演戏吧,你们当丛林下的禅堂的和尚,我冒充马祖啊,有个人冒充百丈啊,演这个戏。第二天,跟我一样上堂,出来坐的。台子上总得讲话。古代,唐代的规矩,尊师重道,尤其在丛林下。师父上堂说法,就是像这样的讲堂,非常庄严。你们不晓得看到过没有,我看到过。大和尚出来上堂说法,好像皇帝出宫一样,前面两排,拿拂尘的啊,拿仪仗的,好几个左右排开。前面有个小和尚端个香炉,檀香烧好,一步一步慢慢出来。到了这个台子上,香炉供好,大和尚大步上来,坐到高位上去,腿一盘,前面有个帘子,当侍的帘子一拉开,师父开始说法,讲课了。拉帘子的工作,讲完了,把帘子放上去。第二天,马祖出来上堂,百丈担任旁边侍者。最亲近旁边一个人。他管帘子。当然,马祖坐好了才讲话嘛。 正要开口,百丈把帘子一拉开,“哐当”,就又关起来了。这个好不礼貌的事,好不守规矩的事啊。他把帘子一拉,“啪啦”,就放下了。那还得了!欸,可是马祖呢,一点都没有事,自己就下坐进房间。进到房间盘腿打坐了。百丈从后面跟过来,看到师父坐那里,眼睛闭到打坐。他这样站了一下,看了看,房间里面有个拂尘,就是鸡毛掸子吧。拂尘,古代是拿马的尾巴做的,倒竖在手里面。拂尘,拂尘就是打苍蝇蚊子啊,把座位啦,清理干净的工具。这个拂尘啊,放在房间旁边那个角落上。马祖在打坐,百丈进房间了,他当然晓得他进来。马祖也不管。百丈跑去把这个拂尘一拿。“放下!”师父讲了,百丈赶快把佛尘放下。马祖讲了一句话,我简化啊,你们《指月录》上有的,把它写成白话字的译本。“即此用,离此用”。这个里头还有过节的,我简单地讲啊。你们也可以翻开书本。这是看小说故事了,可是要高程度看哦。“即此用,离此用。”啊,你想,这讲什么?刚才你们行香,我拍香板,你停了。我讲话,你听话,讲过了,也空了。即此用,离此用。什么是佛?心即是佛。此心非空非有,当下清净,不要去妄想了。想的是意识思维,叫做妄想。详细的,我都帮你也不翻了、也不用了。中间有,但是,我经常用百丈的,(百丈)师父讲过他的法语,影响中国文化和中国哲学思想。影响各方面,用得太多了。“灵光独耀”,上堂的法语。“迥脱根尘”,心就是灵光独耀。这个心,天地万物就同此一心。天下归心,就是一心。没有第二个。“灵光独耀,迥脱根尘。”心不是心脏,也不在身体外面。也不在身内、外、中间,不是唯物的,又不是唯心的。心物一体。这是我加以解释,一样多余了。怕你们中文程度不够。我就加了解释。

灵光独耀,迥脱根尘,体露真常,不拘文字。

他当年说法就是这样,这是唐代的话,国语。“体露真常”,这个心,非空非有,不生不死。不拘文字。“心性无染,本自圆成。”这个心的上面,恶的站不住,善的念头也空了。非恶非善,非空非有。心性无染,不受染污的,本自圆成,个个都是佛,都有自心嘛。

下面两句,“但离妄缘,即如如佛”。一念放下,坐下,管它,过去不可得,现在不可得,当下就是。这是百丈禅师有名的名言。所以禅宗,讲禅学这个应该都知道。都像我这样会背出来。背出来干什么?不是背书哦,自己返照自己心的状态。不然背它干什么用啊?!

 

以上文字根据南怀瑾先生视频整理,如果您发现任何疏漏错字,欢迎联系立川同学,我们会尽快改正。希望这些文本能帮助您学习我们的禅文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