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9年南怀瑾太湖禅修录三十三:坐脱立亡,要真实的禅定功夫

立川同学发布

诸位为了身体健康,生活是非常简单的。回去以后,每天走路,行香。走个一两钟头喽,回来一打坐,或者半个钟头走一走,回来上坐。如此练习,不要说学佛修道,饮食清淡,身体自然健康。少病少痛。
我常劝大家,问我学佛修道(的),我说不要搞这个,不要,一般做不到的。把身体弄健康,心境和平,活到。活到的时候健康快乐,不是吃喝玩乐,并不快乐啊。清静无为,少烦恼,少病痛。死的时候,不要拖累别人,不要麻烦自己,这是第一等人。活的时候健康快乐,少烦恼,少病痛,死的时候不要拖累别人,不要麻烦自己,第一等人。不要说了生脱死。了生脱死叫做坐脱立亡,站到就走了。一站,很多祖师说“再见”。站到,走了。或者坐到走了,或者无病。甚至很多是预先时至,要预先知道,告诉大家“我几时要走了”。
要学禅宗,比方啊,做个比喻,曹洞宗的祖师,洞山祖师,拿他来做一个比方。不止他一个人。洞山在江西啊,曹山、洞山是师父跟弟子两个,在唐末五代创立个宗,不是,自然形成一个宗派,叫曹洞宗。现在留下的,学禅的,影子,只能说是影子,日本也好,中国也好,比较都是曹洞宗的。临济宗的有名无实了。天下都是临济宗的,这是雍正搞的,把其它宗派统统,邪门左道,归到临济来。他在整顿佛教,整顿禅宗。可是他自己当政十三年,来不及了,走了。这个,现在曹洞宗,譬如洞山祖师,到时间了,给弟子们讲,我要走了。那一天你们都来。这些他的弟子们大部分都到了,就劝,师父啊,不要走,再多留一下。他说不行,他走了。不准哭哦,学佛的人,哪有生去活来还悲伤的,这也(是)很自然的法则。讲完了,到时间了。两腿一盘,走了。嗨哟,这帮弟子们,痛哭不止,哎呀,哭吧,师父啊,师父啊。哭了半天,他张开眼睛了,他说告诉你们不要哭!修行学佛搞了半天,这一点都搞不清楚,还在哭!真是,没有出息。好吧,不走了。活下来了。哎呀,你们这一批,好了,不走了。就吩咐庙子厨房,第三天,请大家吃个素斋,最好的素菜。他定的名字,这一次请大家吃饭,叫“愚痴斋”,请笨人吃饭的。你这些笨蛋,学了半天佛,哈,我走叫你们不要伤感,自然走,还又吃。请人家吃了愚痴斋,多留七天,他答应多留七天。当然这一段弟子们没有走开。到时间,第七天,这一下,自己去洗了脚,衣服穿好,真走了。你再哭也不回来了。这样叫做坐脱立亡。生死自己可以做主。成佛成道,暂时不提啊。那太高深了。洞山祖师是这样走的。很多祖师很特别的。所以学禅宗,了生死,人生活到这四个阶段,生出来,老了。生出来就是天天在病。生、老,天天在衰老。生出来第二个月比第一个月已经老一个月。十岁比一岁老多了。生、老,然后活到干什么?古人两句诗,“百年三万六千日”一年三百六十天嘛,一百年总结下来,三万六千日,活一百岁,不过是三万六千天嘛。“百年三万六千日,不在愁中即病中。”一个人生,不在烦恼、痛苦、忧伤,担心这样,担心那样,要么是生病。啊,古人的名句名诗。师唱:“百年三万六千日啊,不在愁中即病中哦”。这是生活。而且,所以庄子有一句话,大家都不懂,庄子(时候)当然佛法还没有来。他讲生命道理几个字,“不亡以待尽”这是古文,所以中国文化,讲中国文化、国学,你古文弄不好,怎么去懂它?庄子就说:“不亡以待尽。”它“即生即死,即死即生”。当我们生出来第一天已经在死亡。然后活了一百岁、两百岁,是“不亡以待尽”。看到样子没有死,人生的目的是什么?等死,最后一天一定死的。所以看到自己是活在世界上“不亡”,“以待尽”,待是等待,待死而已。生死是两头的事,没有什么了不起。可是谁能够修养到,修行到预知时至。自己知道哪一天要走了。哪个时辰要走了。坐脱立亡。譬如有名的,马祖的弟子,邓隐峰,出家的。不过呢,大家喜欢连到他俗家姓邓,隐士那个隐,山峰的峰,很有名。他很调皮的哈,所谓调皮,不坏呀,很潇洒。他要走的时候,邓隐峰是在唐代禅宗历史上很有名,哎,时间到了,我要走了。问大家“他们外面这一班修行的,各地方怎么走啊?”大家告诉他“你怎么问这个呢?(他们)预先告诉我们要走了,盘着腿走了。”“哦,这样。都盘着腿走啊?那么规矩啊。有没有站到走的啊?”他喜欢潇洒,随便开玩笑。人家说有啊,什么大师站到了就走了。他说,有没有睡到走的?“那当然,很多人,普通人那都睡到走的。”他说:“那,有没有倒转来走的?”“没有”“噢,那我走了”倒转来走了。在地上两手一按,做瑜珈一样,练武功啊,拿头顶,两个手在地下,两个脚朝天,走了。倒转来走。(有人说)这个不稀奇哦,说做武功(能)练到。当然很稀奇了,他是和尚,穿的长袍。我们人身体倒转来长袍就会倒过来,他不是,连衣服都倒的、直的,就那么走了。可是他的妹妹呢,也是出家修禅宗的,尼姑。人家赶快跑去告诉这位女法师,尼姑法师,禅师,“哎呀,赶快你去,大师已经走了,你哥哥走了。”“噢”。她说那自然嘛,走了好啊。他说“他倒转来走 ”。“哎哟,这样!”她就跑去。看到他还倒在那儿,就拍拍邓隐峰的身体,哎呀,我这个兄弟呀,从小生来就调皮。他现在还调皮,莫名其妙。骂他几句,他一下就翻过来,“噢,这样不规矩呀?!”就站到就又走了。翻个身,给妹妹骂了。“噢,这样不规矩呀?!”站到就走了。所以生死,来去自由。所以讲禅宗,口头禅没有用,(要)实证的功夫。譬如,唐代禅宗最有名的,我们这里挂的一幅对子,那个墙上啊:“此是选佛场”,这个“此”,现在我们这个禅堂是考试院,考试什么人呢?“心空及第归”,心里头万念皆空,一念清净了,念念清净。心空就考取,中状元。这是庞居士的对子。他是马祖的弟子,悟道了。他是湖北襄阳人,唐代很有名的。你看唐诗上,好几处,好几个人写道“庞公归隐处”,名气很大。财富很大,大财主,啊。居士一家,他没有出家,一家人没有出家,都是学禅。跟马祖道一禅师悟道了以后,有个疑案,你要学禅宗。他财富很大,他把所有的财产拿来装在船上,沉到长江去了。这不是奇怪吗?你拿来布施也好啊。你们想,现在大家说有了钱要做好事,做社会福利,做好事不是蛮好?哎,他不,统统把它沉到江里。人啊,给他穷一点,平静一点,过得很好。有了钱就烦恼多了,造孽大了,呵,这是我给他补充的话。是千古疑案,学禅宗。他学问当然很好。然后一家人,他两夫妻,他的女儿,尤其女儿最出名。叫灵照,灵魂的灵,照见五蕴皆空的照,灵照。没有出家,还有个儿子,一家人。然后一家人,变成穷人。自己把财产都装在船上,沉到江里去,变穷人。然后生活怎么过呢?编笊篱卖。一家四口人,每天做手工,编那个笊篱。竹子,炸油条用的,洗米用的,那个笊篱。我的口音对不对啊?一家人过这个生活。所以,他们这家最后的生死来去怎么样,啊,先讲庞居士一家人的生死来去。他一家人,没有事,天天讲佛法,自己家人,啊。这个庞公啊,庞居士,有一天感叹,学佛用功,练打坐,参禅,成道。他说,感叹,“难,难,难,十担麻油树上摊啊”,要学佛学道,太难了。难到什么程度,等于挑十挑麻油,就是水,放在树上把它摊平。麻油倒树上,水倒在上面,还铺起来像地毯一样,这做得到吗?所以他说学佛成道,他感叹一般人随便学这个,怎么行呢?没有根器,没有功德。自己心性也没有改。贪、嗔、痴、慢,老古董一大堆,啊。“难,难,难啊,十担麻油树上摊”。他的太太,庞婆婆听见了。切,老头子乱讲话。她说学道这个事,悟道成佛。“易,易,易”,相反的两个对句,“百草头边祖师意”,祖师就是达摩祖师,禅宗,佛法。天下都是草,随时随地都可以悟道啊。“难难难,十担麻油树上摊。”庞婆婆就答复,她说,哎呀你乱讲,“易易易”,很容易开悟成佛成道。得定很容易呀,“百草头边祖师意。”灵照回来听到两老在讲这个,欸,她就笑了,她说不是,你俩人,她就讲了句有名的禅宗,这个叫话头、语录,都是话头。灵照怎么说呢?“也不难也不易”学佛成道,打坐修行,也不难,也不易,“饥来吃饭困来睡。”肚子饿了吃饭,累了就睡觉。她说这个就是佛法。这是禅宗相传了几千年,有名的一家的禅话。当然他的故事很多喽。好了,到了一个程度,他要走了。庞公,就预先宣布几时走,一家人也知道了。他自己也知道。有一天,就是到时间那一天,这个准备中午走。都准备好了,他的朋友正好来看他,禅宗的朋友,是和尚还是在家人,没有详细记载。那么,朋友问:“你真的要走了?”“走,中午的时候。”太阳当顶,那个时候没有时间,没有钟嘛,“太阳当顶我就走。”一边在跟客人谈话,一边女儿过来,问灵照,“灵照,你到门口看看,太阳当顶没有?”灵照门口一看,回来告诉父亲,差不多了,快到了,不过今天太阳很特别,多了一个圈圈,长一点。因为他自己位子铺好了,准备打坐走了。庞公说哪儿有这回事。她说你不信去看嘛。庞公就站起来到门口看,灵照跑在他布置好的位子,两腿一盘,走了。你说这两父子,(女儿)先跑了。庞公出门一看,太阳是一样的,正好到顶。回来笑这个女儿,一看她坐在他位子,哎哟,这孩子。所以庞公自己也走了。看见(之后)。庞婆呢,呦,我儿子呢,正在田里还没有回来,种地呢,就跑去告诉儿子,欸,你的爸爸和妹妹两个都走了。那儿子一锄头正想挖下去,他一听,啊?他们都走我也走。拿个锄头背在背上,站到他也走了。说这个庞婆婆最终几时走了,可没有资料,应该还留着。依我的看法,你们都看到寒山、拾得在天台山,一个文殊,一个普贤化身,还有个丰干,舂米的,据说是阿弥陀佛化身。在天台,闹得很。所以这个寒山的诗,唐代的开始的白话诗,非常有名的,千古的名作,嗯,有一个老太婆,始终在他们三四个中间转来转去, 都是修行人,我认为那个就是庞婆婆。这是随便讲历史的故事,他们修行。在庞公,这个另一个记载,说庞公和于頔,有个姓于,干戈于,唐代历史上的名人。頔,自由的由字旁边组个书上一页两页的页。是做襄阳,湖北的,湖广的节度使。拿现在讲,在湖广的第一把交椅,嗯。党政军权在手,跟庞居士好朋友。所以,说,他(庞公)通知他(于頔)要走的时候,另一个记载的。说,我(庞居士)几时要走了,于頔就赶来,他问他,你走了吩咐我最后什么话?生死之间。啊,这个里头有点含糊了。另一个记载说他跟灵照抢位子坐到就走了。也许那个记载呢,他比较,女儿把他位子抢了先走了,他就等到于頔到。于頔一来了以后,老兄,我来给你送行。当然这也是学禅的,他问:“你临走吩咐我,重要的话,做功夫是怎么样。”他只告诉他两句话,靠在他肩膀上就走了。他说两句话记住:“宁可空诸所有”,于頔是权力富贵到了家的人,宁可空诸所有,一切放下空掉,啊,宁可。“不可实诸所无”,充实的实,所以你讲学禅宗,必须把文言文弄好一点,尤其每一个禅师,他每个地区不同,又有他的口音,所以对禅宗的语录难读,你要懂全国的语言口音。如果他是个福州人,他有福州的土话加进来,语录记载,语录是禅宗祖师讲话的记录,白话,叫做语录。我这一讲,耽误了你们这一堂的坐。为什么我这样的做法呢?给你们放轻松一点。我本来昨天起,晚上起,想转向,讲这个禅宗。因为几十年没有动过手讲了,可是看来还是不对。大家禅定禅修的功夫没有到。听了这些以后啊,完蛋了。很累。要想生来死去、坐脱立亡。生死来去自由,那不是口头禅,不是你讲这些理论懂了有什么用的。要真实功夫,禅定。啊,打坐的修证。

以上文字根据南怀瑾先生视频整理,如果您发现任何疏漏错字,欢迎联系立川同学,我们会尽快改正。希望这些文本能帮助您学习我们的禅文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