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9年南怀瑾太湖禅修录三十二:禅宗的顿悟与渐修

立川同学发布

我们回转来,今天第三天。时间太匆促了啊!珍惜自己的这个时间。我们这几天告诉你,因为这个是魏承思魏教授,挑起我来发动,是他到上海,也讲他上课,我们不知道。反正上海一班这个朋友们,禅学会挑起来,有这一次的关系。所以,魏教授回来跟我讲,哎呀,希望我讲一下。我说这不是讲,要组织,正式讲一次吧。讲禅宗研究,禅宗怎么可以研究?谁有资格?凭现代人。就(是)修禅定,打坐作功夫,也没有资格。因此我说叫禅修,啊,这次所以讲禅修,只打坐修行。
禅宗是注重顿悟的,当然也包括渐修。顿悟与渐修,是谁提出来的?释迦摩尼。释迦摩尼佛居然拈花微笑,迦叶尊者所得,不教学理,不教宗教,不立文字,教外别传。涅槃妙心。这个话都还记得吧?当然你们本子上有,我希望脑子里头(有)。虽然另外讲到楞严经》,讲到众生的根器,《楞严经》噢《楞伽经》,有一部经叫《楞严经》,这两部经,所有三藏书叫楞。《楞伽经》讲,唯识法相一宗,最初主要的经典《楞伽》。《楞严》跟《楞伽》后来结束了唯识法相讲唯心的。这两部经典比较难了解。我都把它用白话注解过。我的书里头有《楞严大义今释》。但是很少有人看这些。最好是骗他,看闹热的书就多了。所以我自己叫自己二楞子,北方话“笨头笨脑,楞头楞脑”,一辈子搞这些干嘛。我不是笨蛋,二楞子(吗)。《楞伽经》讲,《楞严经》上提到,众生根器不同。根器,来源,根本的根。器,就是器具那个器。不是空气的气哦。啊,根器不同。中国道家,有个名言叫“根骨不同”,生下来的,天才智慧不同。道家有两句话,“此生无有神仙骨”,叫根骨,讲实际的,譬如打坐参禅。“纵遇真仙莫浪求”,自己认为这一生没有仙骨,根骨不同,就碰到真的佛、真的神仙,你不要随便求,做不到。自己不是那个的材料,这个意思。根器就讲教育的天才,等于我们讲教育学,现在里头有个性向。一个孩子生下来就知道,长大你看他的性向。他天才个性决定什么?他行,这个可以变成科学家。这个可以变成文学家,这个可以变成工程师……根器不同,天才不同。教育要懂这个。所以,学佛要根器。《楞伽经》提出来的。《楞伽经》里头因此提到,禅宗,真正的佛法是什么?以心为宗。释迦摩尼佛以心为宗,绝对唯心。这个唯心它包括心物一元的唯心。以心为宗。这个心,明心见性成佛,他的方法呢,一个是渐修,一个是顿悟。其实呢,他后来又说了,顿悟跟渐修是分不开的。譬如我们锯木头,拿锯子来切,慢慢切,一根大木头要两个人拉锯子,或者一个人拿锯子慢慢切,要切多久把它切开。一步一步切是渐修。到最后,这块大木头用锯子来切,切到最后,“咔嚓”那一下叫顿悟。佛做了个比方,那我们晓得结论了。顿悟是靠渐修来的。如果只有渐修,没有顿悟,也不成功。永远在修途,在修的,没有到家。如果说直接走顿悟的路子,除非你很有力气,把一个大木头两手一拍就断了,顿悟。也可能,但是很难。必须渐修来。因此讲到,渐修就修定喽,我们这几天讲身体,就要身体打坐修行。一步步,渐修是要吃苦来的。四禅八定要下功夫来的。不是吹的,这是实际的功夫。所以渐修修出来叫定慧,渐修来的。顿悟,《楞伽经》佛说“以心为宗”,什么方法呢?《楞伽经》佛告诉你一句话,“无门为法门”,没有方法。有个方法已经不是了。你还有个境界,有个经验,有个空,已经不对了。“无门为法门”。《楞伽经》是这样。因此他提出来心、意、识的作用,所以后来法相唯识论。啊,“无门为法门”。中国的禅宗,中国文化中心代表来了。
昨天我看看没有办法了,提出《六祖坛经》,六祖。当然,六祖代表了中国的禅宗,唐朝。六祖是唐高宗(时候),高宗是唐太宗的儿子,就是武则天的丈夫。换句话,武则天那个时候,六祖这个时代已经慢慢出来了。唐代的文化,气派蓬勃,整个在禅的笼罩之下。那么武则天的国师什么(人)?因为六祖躲在广东山里头不出来,她也没有办法。她晓得五祖。武则天等她老公做皇帝,唐太宗,玄奘法师已经走了这个时候。她请的是神秀和尚作国师,就是“身是菩提树,心如明镜台。时时勤拂拭,勿使惹尘埃。”就是他(作的)。武则天请他作国师。这些文武大臣都跟他学禅。不止(神秀)他一个,还有一个人。六祖还躲在南方嘛,还没有站起来,还不肯出山嘛,啊。牛头融禅师,牛头是山名,南京牛头山,法融禅师,四祖的弟子。禅宗四祖道信祖师弟子。这两个人影响中国文化禅学就非常(大),都是走渐修顿悟的法门。当然顿悟这块的南宗,六祖以下,先把这个历史文化的道理(交代)。这一代影响之大,由唐代的文化。要讲到禅宗,就要懂得唐诗。唐代的文学,气派之大怎么来的?就是禅!乃至唐代的政治,唐代的气派,整个的文明气派。那真是开放发展,胸襟阔达,非常潇洒。有唐一代超过汉朝,超过秦汉,了不起,就是禅的影响。好吧,所以这两个偈子带出来。那么我们现在回到南宗。不走渐修的路子,顿悟成佛之道。先,今天晚上提一点影子。这个,六祖的以下,真正的传人,几个大徒,第一个就是温州人,永嘉禅师。可能大家不注意了,讲禅宗。永嘉禅师有本书,永嘉禅师除了《证道歌》以外,就是有一本《永嘉集》。他把学佛,一个人怎么初步学佛,到成佛,明心见性悟道。很薄的一本《永嘉集》,加上《证道歌》说完了。真是了不起。可以说《永嘉集》你真看懂了,把宗喀巴大师密宗推崇的《菩提道次第论》他浓缩了就是那么一点点。宗喀巴是明朝人,永嘉禅师唐朝人,年纪很轻的,大彻大悟了。第一个来见六祖,证道了。由温州走路到广东。因为永嘉禅师初步学天台宗,学止观的,定力的功夫,他已经悟道了。要找一个求证的师父。从温州徒步到广东见六祖。他们记录上记载,禅宗的作风这一代很有意思。那么远跑到广东,见到六祖了,他没有什么“师父啊,我是温州人,来求道的。”没有这一套。看到六祖时候,围绕六祖转三圈,就是绕祖三匝,佛教礼貌,然后一站。六祖一看,哟!你怎么那么贡高我慢,那么骄傲,不讲礼貌?他就答复,“生死事大,无常迅速。”不过,他当时讲广东话,还是讲什么话,我不知道,温州的,口音不同啊,生死事大,无常迅速。生命是很短暂的。我是研究这个明心见性成佛的问题,没有时间跟你讲空话。这是对话,几句话。六祖说:“对了,你对了。”就给他印证,这个我们详细不讲啊。几句话。啊,然后详细你去查一查,翻一翻。《指月录》上都有。你们有书。所以晚上有空你翻永嘉这一段后面,六祖。最后,你看温州到广东,起码走了四五个月路。六祖给他印证了,意思他已经对了。他才跪下来拜,拜师父。然后告辞了,说我走了。“你到哪里?”“回温州去了。”哎哟,你那边远的路来,求证佛法,我现在印证,可是你就走吗?他说“好了,知道了就走了。”天黑了,过一夜吧,过一夜。所以留一夜,不要再走回温州了。啊,这叫,所以,永嘉这一觉,一宿觉,大彻大悟,就过了一夜。六祖第一个弟子。第二个叫行思禅师。永嘉玄觉禅师,南岳怀让禅师,青原行思禅师,第四个年轻人,神会,整顿《六祖坛经》后来到山东菏泽。叫菏泽大师。在山东潍坊一带展开。这个趋势是这样。好,对不起,再借一点时间补充几句。先讲啊,禅修与禅宗的不同的形态。你们有《指月录》在手边。愿意经常搞 你们去研究吧,分组啊,或者集中禅定,再去讨论吧。这里产生一个人,啊,怀让禅师接引的,就是他教导出来的。佛学、禅宗叫接引,拉他一把,开悟了,成佛了。叫马祖道一禅师。四川人,年轻。他,四川成都人,出家非常用功。教理也通,佛经通达,打坐用功,修道,啊,成佛。到湖南南岳衡山修行。衡山的,这个,唐代有好几个了不起的人,都是那里出来的。(马祖)打坐很用功。怀让禅师啊听说。他正在找,找个人,后人,传人。他就跑去看看。这个年轻人在那打坐,很用心。他没有跟他讲话。怀让禅师看了他好几天吧,应该是,这是我加上的。哦,原来就那么用功一个和尚,年轻人真不(容易)。怀让就弄一块砖头,说磨砖作镜。在他前面一个山石,天天在那磨砖头。马祖天天在打坐,怀让不管。多磨了几天,也好几天。很用心在磨砖头。马祖就下坐,起来,哟,这位老师父啊,也许(喊)老和尚,你那在干嘛?哎呀,怀让禅师说,我啊,想用个镜子。没有镜子用,买不起。嗨嗨!马祖就笑了,老和尚,磨砖可以做镜啊?即使磨到最后,突然间泥巴就散掉了。哦?!怀让禅师说磨砖不能做镜啊?马祖:“是”。(怀让)他说那你这在干嘛?马祖“我在打坐”。“你打坐干什么?”“欸,成佛。”“哦,磨砖不能做镜,打坐怎么可以成佛呢?!”马祖一想,哎哟,诶?嗨!有道理,有道理。你看磨砖作镜,教学生,这个教育方法,并没有讲他对与不对。你打你的坐,我磨我的砖。两个人对话。磨砖既然不能作镜,打坐岂能成佛吗?这一下把他问住了。“哎呀,师父,请教。”他说我告诉你个道理,譬如一部牛车,牛拖一个车子走,上面装了很重的东西,牛在拖,走不动,走得慢,你说要打牛好,还是打车好?他说对了,牛代表的心,身体这个生命是心动,还是气动?这叫禅宗。我们现在把车子回屋去了啊。先去把牛吃个草去啊。明天再说。好,这些在《指月录》上都有。你们分组讨论、争论哦。先去讨论。今天早一点讲到这里,明天讲到禅宗的地方去了。禅修与禅宗的关系。好了,下坐,放松了。

以上文字根据南怀瑾先生视频整理,如果您发现任何疏漏错字,欢迎联系立川同学,我们会尽快改正。希望这些文本能帮助您学习我们的禅文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