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9年南怀瑾太湖禅修录三十:《六祖坛经》(三)

立川同学发布

下午,告诉大家,修气修脉的学问。所谓学问,你们听来的,多问,学习,听到的。这是古今中外有修持的人,本身的经验来的。求证来的,不是幻想来的。换句话,我们这个生命活到,真是个问题。为什么父母生来,为什么会生老病死?这个身体,就是那么消散。那么生命的主宰就是这个身体气脉吗?生命的主宰不是气脉!气脉是我们生命这个活到的身体,是生命现象的一个工具,或者是个机械人。我们身体这个机械人,不是像精密科技的,用模子做出来,它很奇妙,这是个物理的变化,不是物质的。变出来我们生命的物质,生理的。这些名称都是逻辑的关系,一个现象一个定义。物理的变化变出生命这个肉体。它(是)物质的。物质东西,释迦摩尼佛告诉我们,诸行无常。不是永恒,每一分,每一秒,跟到时间、空间随时在变去。不但释迦摩尼佛这样讲,中国几千年前,最初的老祖宗传统的《易经》告诉你也是这样。《易经》讲变化。变化是现象,变去的,没有永恒不变的东西。变化的中间,这个时间,不是分秒。佛学叫一刹那、一刹那。刹那的快速,现在自然科学讲量子力学,说新的,最新的规律叫弦论。一个琴弦的弹动一样,两个指头一拨,马上一个弹动的,很快的变过去,声音,现在讲。都变走了。《易经》讲现象,佛学讲原则,一样。是无常,生命是无常。能生能死的,有个主宰的功能,唯心的,不是唯物的。其实唯心也是个代号,不要认为是心脏的心,也不是思想的心,这是个代号。他不属于物理的,不属于物质的。物理、物质是这个东西变化出来的。在学理上,佛学叫他“唯心”。中国上古的文化叫它“唯天命”,也是个代号,不是宗教性的天。也叫做心性之学。那么讲到这里,把今天所讲的一个结论告诉大家。不是结论,一个阶段,我讲错了这个名词。刚才提到“修行不到无心地,万种千般逐水流。”这古代这句诗讲的话是不通的哦。他以为到了“无心地”就代表空了,(这)不是佛所讲的空。空连无心都没有,不但没有“有”,也没有“空”。那个(才)叫心地法门。这是个代号,很难懂。你要无心地,听起来很难。五个无心地,所以法相唯识学在这一点上告诉的很清楚了。归纳起来五种还是凡夫的境界。一个是无想定,一个是无想天,一个是死亡,一个是睡眠,一个是闷绝。没有什么心呢?没有意识心。思维意识没有了。感觉知觉没有了,叫无心地。所谓知觉,是意识的作用。我们聪明,思想,知道一切是意识的作用,是心起来的这个般若。拿现在物理学,是心的琴弦的弦的一个跳动。所以修道成佛,菩提,是明心见性,这个明心见性是心物一元的后(面),那个根本的那个东西。中国的禅宗就不管佛啊道啊,把宗教外衣剥了,禅宗就叫它“是那个东西”,“那个东西”。也不那么讲,禅宗说“就是这个”,这个是什么东西,不知道。不是不知道,不知道(是)我加上的。“就是这个”。所以,譬如在浙江,义乌这里的傅大士,梁武帝的时候,他悟道了。写的一首偈子,包括佛啊,老子,这些所有精华都在内。他怎么写呢?“有物”,有个东西,这个东西不是唯物的,也不是唯心的。“有物先天地”,天地万物没有形成以前,它永远存在,不生不灭的。“无形本寂寥”,没有形象。不是物质,也不是物理。“能为万象主”,宇宙万有生命的主宰。“不逐四时凋”,它不根据物理世界的变化而变化。这叫做唯心的东西。这是,在今天给大家讲气脉之学,一个小小的注解。不能说是结论,刚才讲结论也不对。希望大家懂得。懂了以后配合的……其实中国医学有没有讲呢?一样,大家没有悟进去,中国的中医。十二经脉有手太阳、太阴、少阳、厥阴,都有,上部的。走到下面有脚太阳、太阴,啊,一样,是交叉的。可是横面呢,没有印度的过来,这个气脉之学的精细。这两个,假设一沟通不得了。如果沟通以后,配合现代精密的科技,发明的技术一研究, 这个对人类(的)贡献,是个震撼。我希望医学者,不管是中医、西医、印度医、中国医,有这点进步,这真做了贡献。这是一点交代,今天的事情。

第二点,我答复一个朋友,同学们一个问题。昨天我们讲到禅宗,提到六祖。这个大家都知道,我们讲到六祖悟道经过。有人提出来这个问题,有怀疑,这位同学。大律师,英国留学的大律师。啊,了不起的。所以英国人的制度,普通的律师不算律师,小律师。在香港的观念,小律师叫作师爷,这是满清末年的话。大律师是出庭,上庭的法官,对立辩论的。这是英国的制度。这位同学是大律师。他提一个观点很有意思,我也看了一会,笑了一下。(当时)没有时间答复他,现在讲。他提了一个什么问题呢?他说,六祖当年悟道的两个偈子,师兄写的“身似菩提树”,这个身体嘛,有形的。菩提树,就是我们讲了半天,气脉这个身体。“心如明镜台”,此心没有妄念,清净。像个玻璃镜子,擦干净,一点灰尘都不沾。物来则应,过去不留了。那个修行到这一步很高了。“时时勤拂拭,莫使惹尘埃。”,做功夫修行,任何一点灰尘落在这个镜子上、心上,都要扫干净。恶念、坏念头要扫掉,善念也要扫掉。头脑清楚的时候,什么事都知道明白,要扫掉。头脑糊涂,睡眠昏沉,什么都不知道,这个境界也要扫掉。“时时勤拂拭”,扫掉。扫把一样,扫干净。“勿使惹尘埃”,成功了。是好啊,学佛修道证这个境界当然好。他说,六祖就是批驳人家。他说呢,六祖不认识字的,听了以后……这个,“菩提本无树”这身体像菩提树,身体本来空的嘛,起物质世界,将来死亡没有了。“明镜亦非台”啊,我们这个心境有时候,又不妄想,又不散乱,很清净,不是有形的,不像镜子一样。所以说无形无相。“本来无一物”天地这个念头,身体也是假的,空的。情绪、知觉、感觉、思想也空的。“何处惹尘埃”,也不要扫,每天都坐着等,自性本空。他说,六祖真是悟道了,比师兄高。但是写了这个好像在争论,争强好胜。嗬,意思好像在说,骂师兄弟,他说。这是一个疑点啊。参话头嘛,参公案。应该有这个疑点。那六祖那么高,为什么还要争强好胜呢?

那么,我们这位同学提出来,告状啊。我们现在冒充公审辩护人,六祖没有争强好胜。在见地上,理解上,他不能不讲,如果停留在这个程度。他并没有争强好胜,在真理之下,不能不加说明。如此而已,不是争强好胜。判无罪,第一点。

第二点,这位大律师同学提,六祖当年悟道,跟五祖之间,师徒之间。把达摩祖师历代相传的衣钵交给他。师徒两个人为了这个衣钵的传承,拼命把徒弟送回广东,还摇船过去,给徒弟讲应该是我度你。六祖就答复师父“迷时师度”,没有悟道以前是靠师父,“悟时自度”,现在我明白了,我自己会晓得走。嗯,两个人师徒在船上的对话。然后为了这个衣钵,大家,天下人都在追这个衣钵,抢这个衣钵。他在路上,虽然渡了船,跑回大庾岭。就是江西到广东的交界叫大庾岭。这个南北的界线到两广去,广东。所以大庾岭这个山上,这个很有趣的,气候两样啊。大庾岭一颗梅花在岭头,向南面的很快地开花,向北面的迟点开花,气候不同。南北交界在中国的地区。长江以南同广东的交界地。到了大庾岭,不是有人,有师兄弟出家人跑来抢这个衣钵吗,这个故事你们去看,我不都讲了,耽误时间。结果,六祖就后来接引了他。他说,你们是抢衣服,拿去。就为这东西嘛。这个和尚把这个袈裟一件衣服取不动,他武功很高,就跪下来,他说,我不是为了抢衣服,我是求法。那六祖告诉他:“真的吗?”“真的。”六祖说:“你注意,现在请你站在这,你心里头不思善不思恶,一切念头都放下,好的也没有坏的也没有。如果正是这个时候,你看看,如何是你本来面目。”他(就)悟了。所以千古以来是这样,不思善,不思恶,如何是明上座的本来这个生死根本。这就是唯心道理,不管打坐气脉,(是)心地法门。所谓这位同学悟了,就磕头做徒弟,走了。六祖把衣钵收起来,为了躲避大家争这个衣钵,躲在猎人堆中十几年。有说十二年,不是十五年。隐居,隐姓埋名。还没有出家,还在修炼。躲在广东,猎人的,打猎的,杀生的,打动物的,他在给他做饭。当然做饭人家问, 六祖吃素吗?吃素,他吃肉边菜,啊,十二年。然后再出来,这个经书有记录,正式落发,宣布自己就是禅宗第六代祖师。因此,他这一代开始,六祖就宣布,衣钵不传了。由达摩祖师到这里,六代争论,从此得道悟道的人,不需要发文凭,也不需要证明。个人自己修行。什么拿个帆布啊,拿件破衣服,达摩祖师穿的是破的(是)烂的不知道,这个不传下去了。嗯,这就要了解历史了。这个我现在作辩护人了。大律师告,得道的人还有是非?还为这个衣服在争吗?他告的对呀,原告说的对。法官没有开口哦,我辩护人去答辩护,他们是不得已啊。我前两天讲,由魏晋南北朝,学术界,与今天修持功夫一样,无形中分成两大力量在争辩,很妒忌,人性嘛。佛教里头呢,有翻译讲道理的,跟作功夫的,也好像已经水火不相容。所以修禅定的由达摩祖师的徒侄佛陀跋陀罗以至达摩祖师,一代一代很受排挤啊。所以达摩祖师临走的时候,他说我是印度人,传佛的系统给你们中国人,你走了以后,你讲的那套谁相信呢?哟,他就想,我也没有别的,一件衣服,我穿的,作信用吧,证明你是得道了。就是这样传衣钵。传了一百多年。差不多,我看一百多年,啊,到唐朝。六祖这个时候是唐高宗。李世民,唐朝天下,政权刚好建立。所以衣止不传。他并不是为了争这个。(是)任务的关系,受之的。也表示正法,邪正的表示。讲到这里,我在四十年前,在台湾一个大学里的争论。上课,有个同学也提你这个问题问。我看呐,一切宗教,那个同学同你讲法一样,一切宗教,一切,我都不信任。老师啊,我不信任。有提问,既然出世高人,还有党派是非人我之争,这是什么意思啊?所以我不信。他说就是禅宗祖师,为了一件破烂的衣服还争来争去。这个同学当场问。欸,我说你问得好。这个问题好极了。我说,不对呀,我讲两个要点给你听。我说六祖这个衣钵,衣钵相传这个故事,后来六祖下面的徒子徒孙,大禅师有个悟道了,为了这件事作了一首诗。很滑稽,就搞在这里。怎么讲呢?“六祖当年不丈夫”,他说六祖气派不够。啊,六祖不够大丈夫。“倩人书壁自糊涂”啊,自己悟了道,不会写字,还拜托那个沙弥,你帮我写吧,我讲啊。“菩提本无树,明镜亦非台。本来无一物,何处惹尘埃”他讲,叫那个小和尚给他写。他说六祖当年不丈夫,倩人,倩,古人写这个倩,是人字旁边一个责任的责。就是借别人的力量。“书壁”,写在墙壁上,你糊涂,已经错了。悟了就悟了,管他呢。他们不对就不对了。“分明有偈言无物”啊,你自己偈语讲“本来无一物,何处惹尘埃。”欸,“又受他家一钵盂”,你结果还接受人家烂衣服,一个饭碗,他说。徒孙,幽默的祖师爷。“六祖当年不丈夫”,同你举的案子一样。“倩人书壁自糊涂”,啊。“分明有偈言无物”,自己写的诗是“本来无一物,何处惹尘埃。”。“分明有偈言无物,却受他家一钵盂。”,结果还接受那个饭碗,还接受破烂的衣服。不是有了东西了吗?你本来讲“本来无一物”。用不着,所以替他辩护。还不行,再讲一个理由。宋代有个大儒,跟朱熹两个对立,陆象山讲两句话,我认为中外千古的名言。你们做大法官,搞法律的啊,做大律师注意,陆象山讲什么,世界上(的)人都在争,争就是个罪恶,争强好胜,就是“贪、嗔、痴”支持的罪恶。陆象山讲争啊,“小人之争”,一般人的争论在利害,争名,争利,争利害关系,争强好胜。“君子之争”,一般知识分子,上等人争什么?争意见,思想、主观的问题。就是这个思想问题、观念问题在争论。所以这个主义、这个党派,自由民主啊,独裁啊,根本都是意见的争论。究竟哪个好,哪个不好,没有定论。所以陆象山两句名言,所谓争执,小人之争在利害啊,君子之争在意见。都是主观的成见。彻底讲话不争,所以六祖呢,他不是争这个。他为了师父,为了达摩祖师,代表一个正的观念的,叫他保存这个。所以到他手里,他宣布自己,后来徒弟做对了,衣止不传,这件事情不提,放下了,啊。所以我,这个大法官在这里,我做大法官旁边书记,说:“宣判无罪”,呵呵,两条(辩护)哦,大概。

至于说,第三个,他还有个问题。六祖在猎人堆中十二年,是不是还在修行呢?当然在修行!他说,那,不是师兄那个偈子一样吗?十二年还在修行嘛。时时勤拂拭,莫使惹尘埃。对,你的意见完全对。所以南北没有分别,南宗北派,这师兄弟。一个,神秀祖师这个偈子,师兄这个偈子讲渐修的法门,一步一步的功夫。六祖这个偈子,讲顿悟。直接顿悟了,不冲突。你说悟道以后还要修吗?你问的问题。当然要修!连释迦摩尼佛还要修,所以,有个故事。

佛陀释迦摩尼在世,有个弟子阿那律陀,你们刚听《楞严经》听我讲,都听过了。因为他偷懒,不用功。有一天佛就讲他,你看你出家人不好好用功,光贪睡觉。他给佛骂了哈,发起狠心,昼夜不睡。拼命打坐用功,眼睛搞瞎了。说阿那律陀,可眼睛真的瞎了,佛当然很难受。就教他修天眼通。所以他呢,不用肉眼,天眼通第一。天眼通,这个肉眼还是看不见。有一次,他自己衣服破了,出家的规矩,自己摸到了针、线、拿来,准备叫一个人帮他针线穿好,自己缝衣服、补衣服。可是呢,自己会用针线补衣服,就是肉眼看不见,那个针的洞眼很细,穿进去很细,他坐在那里叫,“师兄弟们啊,啊一个过来帮我穿一个针线啊?”叫了几声,师兄弟们都有事没有听见。佛正在打坐,佛自己呢,听见了。赶快下来跑过去,把他手里针线拿来穿好,递给他说穿好了,他一听声音,你是谁啊?释迦摩尼佛说“是我啊”,“哟,世尊啊,你怎么跑来给我穿针线?”他(释迦摩尼佛)说应该啊,他们没有听见嘛。他说你肉眼看不到嘛,所以我帮你穿一下。他(释迦摩尼佛)说我是修功德呀。“佛啊,你成佛了还修功德啊?”“做善事、修功德是没有休息的时候啊!只要有力量,永远要帮人。”

好了,吃饭去,下坐。

 

以上文字根据南怀瑾先生视频整理,如果您发现任何疏漏错字,欢迎联系立川同学,我们会尽快改正。希望这些文本能帮助您学习我们的禅文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