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9年南怀瑾太湖禅修录二十四:《六祖坛经》(二)

立川同学发布

唐太宗创业这一批大臣,在将相很多是一个人的学生,叫王通。在中国文化,称为文中子王通的学生。王通是隋代一个大儒。他自己本来想起来做皇帝。隋炀帝的末期天下大乱,他想把国家搞安定。转了半天,他一看不对,自己不能干这个事。他回到山西一带讲学了,培养后代的青年,他从教育文化着手。所以唐代的开始将相,房玄龄、杜如晦,都是唐太宗旁边的高手,都是他的学生。所以唐代的将相,私人给他的封号,孔子一样,叫文中子。他著的书重要,《中说》,龙树菩萨有《中论》,孔子的孙子子思著《中庸》,他写的书叫《中说》。谁是他的后代呢?有名的十四岁写文章,十六岁王勃写的《滕王阁序》,王勃就是他的孙子。 这一代唐代的文化统统跟禅宗连到。不能分开的一个东西。这个时候,禅宗的暗潮汹涌。由魏晋南北朝都是佛学的天下,所以玄奘法师对旧的翻译佛学有一点怀疑,不是全体翻译。他觉得有些东西好像没有讲详细,所以发愿到印度取经。可是呢,印度已经变成密宗,同法相唯识学兴盛。那般若宗还在这里,这个时候回来的,这个人类文化转折。那么你对比西方文化呢,这个时候正是罗马天主教建立教皇、教廷了。就是说西方文化正开始走入黑暗阶段。谈不上,没有西方文化,统统在东方亮。嗯,那么由达摩祖师传二祖、三祖、四祖都在安徽这一带,安徽靠江苏边上这个司空山这一带。一直到湖北,到浙江这一带,在山中修行。传承这个佛法,禅宗。说五祖宏忍禅师,禅宗的五祖,那时候湖北的黄梅。大家一看,《六祖坛经》喽,我们现在讲到禅宗中心来了啊。六祖惠能祖师,现在他的肉身还在南华寺,他的肉体,南华寺。死了以后这个肉体没有烂,整个的身体。当然后来再给他涂上一层油漆。文化大革命的时候还在,现在还在。可是文化大革命的人怎么整他呢,这个肉体。把他抬出去背上打个洞。究竟是真的假的,里头有五脏六腑没有?然后还把他穿个杠子,身体里头穿上,抬到广州街上。最后证明有五脏六腑的,了解是真的肉体。把它丢在街上,是游街后面一两个人把他搬回来,线再缝好,那个肉体还在。佛教两个人,一个人的肉体,第六代的喇嘛、仓央嘉措肉体在。那么讲六祖,他原来是没有文化的。他的父亲上代是湖北人,在广东做官司,上代。很好的清官,下任以后,没有路费回北方了,所以落籍在广东新会。现在讲广东话,落籍在江门,江门啊,江门新会县。母亲还在,他没有机会受教育文化,做劳工,劳动。每天上山打柴,养母亲。啊,很孝顺。所以他没有读过书。那当他挑柴,上街去卖柴。山上砍了点柴,把它挑去卖了做生活。孝养母亲的,听到旅馆里有个人念经,念的《金刚经》啊。他伏在窗口听,呦,这什么东西,什么意思啊?听到这个客人大声地念《金刚经》。外地来的,念到一句话。《金刚经》有一句话,你们都看过的啊,“应无所住而生其心”。他听傻了,悟道了。呦,“应无所住而生其心”,所谓明心,是心在哪里。应无所住,他有领悟了。这段,所以叫你们看看《六祖坛经》。我想你们是学佛也好,参禅(也好),真正一本《六祖坛经》好好研究。没有看完的,看完了不起。他这个语录叫《坛经》唉。后来他的语录,我们中国称为六祖的坛经,同佛的经典一样尊重。传到印度,在唐代。印度的佛教(说)这是东方佛。讲中国的佛,六祖。都是白话的记载。不过学术界也有争论。又说哎呀,学术界讲不清楚啊,有争论,那么慢慢讨论吧。不讲学术界,直接讲禅宗。他听了“应无所住而生其心”有所领悟。因此请问这个客人,“你读的什么书啊?”这个客人说,“呦,你怎么注意这个,我念的佛经唉。”“叫什么经啊?”“《金刚般若波罗蜜经》”“呦,有这个道理”越听越高兴。可是这个人没有留下名声来。这个居士,这个做生意的商人。这就是大菩萨了。他看六祖是这个样子,“你那么有兴趣,你到湖北去嘛。这个禅宗的五祖弘忍禅师在湖北黄梅县,在那儿开堂说法。”“哟,广东到湖北好远的路哦”路费也没有。他说我很穷哎,我有个妈妈,还要养妈妈。心里正想,欸,这个客人(问)“你真的要学这个吗?”,你的环境讲给他听。他说:“好,我给你钱。你养妈妈的费用我给你。路费我给你,你到黄梅去,去求法去。”因此到了黄梅,湖北的黄梅。现在黄梅还有五祖寺。他到那里见到五祖弘忍禅师。弘忍师见到他,一看,“你是哪里人?”他说:“我广东人,江门人。”(口音)江门叫gang门。五祖就讲了一句话,你们在(中国)香港都懂,这两个字写出来“獦獠”,“獦獠”,“獦獠”。你们现在看《六祖坛经》这两个字,叫做“獦獠”,读错了,我们都。这是香港人骂外国人没有文化叫“獦獠”。“獦獠”,你学《六祖坛经》所以你说坛经语录难懂吧。你看到“獦獠”两个字,就是广东人现在讲外国人“獦獠”,“呵,你是个獦獠”。广东人,那个时候广东的文化是落后地区,最落后啊。语气里头有一点好像没有文化程度的,六祖马上讲了,“师父啊,人地各分南北”,地区呢,有南方北方喽。你们北方文化高,我们南方文化(低),“佛性岂有东西吗?”成佛明心见性,还另外有这样一个差别吗?呦,五祖一听了不起。不讲话了。五祖说:“嗯嗯,你很对。先到后面做劳动去,舂米”。舂米几年,做最劳动的工作。舂米是供养庙子大家吃啊。那个时候没有机器磨的啊,都是……你们看过没有,石头打的,中间挖个洞,我们乡下,都亲自看到出来,石头打的杵子,背着靠在这里,“咚”,这样锤,把谷子打了。然后筛子筛出来变成米。这样在那里做劳动。五祖可没有像我们这样打坐啊,教你啊,都没有哦。听其自然。这是五祖的教育法,在观察。看着他自己能够有心出来的。这个时候五祖,黄梅的跟他学禅的人非常多。有位首座,出家人,学问好,很聪明,也真有修行,叫神秀,啊。那么五祖有一天,为什么原因,古人写书不让我问,关键零碎地方不记载了。哎,就是我也年纪大了,想找个传人,把这个祖师传的衣钵衔接下去。文化的后面。你们大家都写个报告给我嘛,看看你们在这里听课啊,修行的心得,写个东西给我。大家听了不敢说话,一般人讲,除了大师兄神秀以外,衣钵一定传给他。学问也好,修持也好,禅定也好,打坐……都好,文章也好,我们谈不上。 神秀禅师呢,也不好意思,也很谦虚地,也没有强出头。悄悄地,晚上没有人,在墙壁上写了四句很有名的偈(jie)子啊。身是菩提树,心如明镜台。时时勤拂拭,莫使惹尘埃。把禅宗跟悟道连在一起。喏,这四句,你们这几天很辛苦地打坐。打起坐来修安那般那。这是小乘法,大乘法门不管安那般那,直接从心、思想、心地这一部分,就一刀就杀进来。身是菩提树,心如明镜台。此心,本来很坦然,打起坐来不要另外做什么功夫。明明白白的。时时勤拂拭,心如明镜台,起个念头就是灰尘,动一个情绪也是灰尘。啊,任何灰尘来,每个念头来,思想,都把它清掉,扫开。时时勤拂拭,莫使惹尘埃。此心保持永远如明镜一样,不要管身体了。心如明镜台。换一句话说“如明镜台”是什么?明镜一个大镜子,物来则应,事情来就做,过去不留。任何念头情绪一起来都是错误的。马上要扫(开)。这就是正宗的大乘的禅定。啊,什么安那般那都不管了。身是菩提树,心如明镜台。时时勤拂拭,你们照这样打坐,很快进入菩萨大定。是不错的,这个话没有错的。莫使惹尘埃。这个心境上面,喜怒哀乐,起心动念,情绪思想,一点都不沾,就是很宁静。这是啊,佛的如来大定啊。可是神秀呢,大家晓得他作的,他自己笔迹大家认得。写墙壁上,也没有写名字。五祖当然看到,也没有讲好,也没有讲坏。同学们(想),你看嘛,我们这个大师兄,将来衣钵一定给他。你看,说得很明白。禅定,做功夫,同见地、智慧都说清楚了。所以全庙子都在念他这个偈子。身是菩提树,心如明镜台。明明勤拂拭,莫使惹尘埃。有个小和尚到处唱,一路走一路唱。唱到后面,劳动,那个舂米的地方,有几个和尚,像六祖啊在那里舂米,六祖也听到了。他的身份地位,还没有出家呢,还在做行者。所以孙悟空叫行者,戴发修行叫行者。六祖这个时候还没有出家,做行者。有一天,小沙弥念到这里,“欸”,他说,师兄弟啊,小弟呀,小师父你告诉我,这个偈子是谁作的?这个小沙弥说,嗤,你还不知道啊,这是大师兄神秀上座,首座。嗯,六祖说,嗯,好是好,还没有明心见性。还没有见性,没有到家。这个小和尚一听,这个獦獠,獦獠,你这个广东人,又不认识字,你怎么讲这个话。对呀,他没有彻底嘛。那你也可以写个偈子嘛,小和尚逗他。会呀。那你去写一个上面。那你去写一个上面,他说,我会说偈子,不会写字啊。没有受过文字教育,他说,我讲,你给我写,好不好?那么这个详细你也看出来,书上没有我讲的,我当然,我在说故事,在广播电台进行广播。加盐加醋地给你听嘛,你要会看嘛。啊,然后小和尚说,好,来。你怎么写,小和尚给他代写。菩提本无树,明镜亦非台。本来无一物,何处惹尘埃。也没有签名。叫小和尚代笔。菩提本无树,明镜亦非台。本来无一物,何处惹尘埃。空的嘛,自性本来空嘛,所以密宗要见空性嘛,就是禅宗来的,空的嘛。起心动念,就有情绪也好,思想也好,起心动念,用过即空啊。本来无一物,何处惹尘埃。也没有签名。大家一看到,呦,谁写的搞不清楚哦。这个厉害呀,把大师兄那个偈子都批驳了。这个话一下就传开了。五祖,师父听到,师父跑过来一看,看到两个偈子,神秀偈子给他写……你看书上,(到)六祖了,五祖把鞋子脱下来,在墙壁两个偈子都擦掉。原来神秀写的偈子,五祖讲过话,你们照这样修行就很好了。这一下看到六祖,他没有讲了,没有批评,连两个偈子他都擦掉。所以半夜三更他溜走。有一天,擦了有多久,没有详细记载。五祖一个人拿个手棍,就到后面去看六祖,做劳作的地方。一看他在舂米,很辛苦。他这个肩膀啊,劳动的,都有茧了,流血。一天很辛苦地做,他没有埋怨。等于说诺那祖师折磨徒弟一样。五祖跑去,他在舂米,当然看到师父来,不舂米,师父(向师父行礼)。五祖不讲话,把舂的米抓起一看,自己给,抓一把米,这个米熟了吗?熟了,就是舂好了没有,说米熟了没有,这个米的稻壳子剥干净舂熟了。六祖说“早就熟了,就没有筛呀。”广东话,老师的师,同那个筛谷子的筛一个音的。五祖听懂了,呵。早就,早就熟喽,没有老师。师父你没有给我证明对了没有。两个人就是禅宗问答,打哑迷一样。五祖听了不讲话,拿手棍在他那个舂米的那个石头上面(敲了三下)。六祖也懂了,也不问。半夜三更跑他房间去了,“三更入室”,古人所以讲。跑到师父房间,五祖在等他。单独两个人谈话。“你没有读过书,你怎么会悟到这个道理?”他就给师父报告,我当时,几年以前,来以前,碰到这个人念《金刚经》,听到“应无所住而生其心”,所以我有所领悟,跑到这里求法。这个时候他没有做和尚,还是戴发哦。啊,五祖说,“哦,这样啊,好”。半夜三更给他一个人讲一部《金刚经》。他重新听到“应无所住而生其心”,大彻大悟,所以讲了几句话。“(现场一位同学答)何期自性本自清净,何期自性本不生灭,何期自性本自具足,何期自性本无动摇,何期自性能生万法。这五句”。所以五祖半夜三更把达摩祖师留下的法衣,袈裟传给他了,你快跑,你立刻连夜给我走。回广东,你回去,到南方去。好好去修持,将来出来弘法。第六代祖师就落在他身上。所以讲,六祖是惠能禅师。啊,叫他夜里逃跑。夜里逃跑还是师父送他的,要回广东黄梅,赶快夜里走。还要渡江,过江。所以有一段,这个坛经上有没有,五祖就自己摇船,六祖坐在船里头,五祖摇船送他。合是我渡汝,古文这样写,合是我渡汝,合拢来的合,会写吧?这个意思翻译成现在的白话,其实那个时候就是白话。合是,活该是我渡你的,自己,五祖讲,活该啊,是我渡你,自己撑船把他送过去。叫他回去,快走开。六祖就答应了一句话,师父啊,迷时师渡,悟后自渡了。看这师徒的对话。这样到广东来,回到广东,他隐居了,六祖。在猎人队中,十二年以后再出来。剃发出家,弘扬佛法。一生下来就是《六祖坛经》这部书。中国的禅宗就是这样推开的。

 

以上文字根据南怀瑾先生视频整理,如果您发现任何疏漏错字,欢迎联系立川同学,我们会尽快改正。希望这些文本能帮助您学习我们的禅文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