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9年南怀瑾太湖禅修录二十:李翱悟道

立川同学发布

事实也是真的,中国文学一种革命。现在我们都长话短说啊,中国文化,唐代不得了的。他的弟子最有名叫李翱,不是现在(中国)台湾那个李敖。李翱,韩愈大弟子。文学也很好,地位也很高哦,李翱。这个时候禅宗最兴盛的时候,啊,禅宗的、唐代的祖师,江西的药山禅师很有名。“药”,卖药(的药)。现在讲了啊,就讲这个公案。所谓禅宗叫公案,悟道真实的故事,当时白话记录的。庙子上的书记记录的。书记就是和尚的秘书长,主任秘书。李翱到江西做刺史,江西刺史。那个禅宗的,我们后来人(说)“你这个人很江湖”,禅宗的南方的发展,不是江西就是湖南。禅宗祖师都是在两省。所以那个时候天下求学问,不走江西就跑湖南,跑一下湖南又跑回来江西。跑来跑去,所以叫做“走江湖”。这样来的。后来听到走江湖是卖膏药啊,吹牛的。好,禅宗鼎盛了。这个李翱去做江西的刺史、首长。拿现在讲,书记,真正的首长。他也跟个老师学问很好,文章好,听说这里有个药山上有位大师,马祖的弟子,啊,叫药山禅师。他自己去看他。心里有点反感,对佛教。上去了以后,药山禅师平常呢,跟他学的弟子很多,他不准人家看佛经。不准人家看佛经,好好打坐用功。参坐,可以悟道,就成功了。看佛经有什么用?!你搞这些读书,知识很多,越来越障碍。可是他老先生有一天,在山门外,自己拿个佛经在看。有徒弟就问他啊:“师父啊,你平常不准我们读佛经,你反而坐在这里看佛经,这什么意思啊?”禅宗很自由的啊,弟子对老师不是那么死板的。他说,讲读书哦,这是禅宗祖师讲话。“嗨,你们读书啊,把牛皮都读穿了。”不要把纸会读穿了,那个眼睛盯在那里抠啊、记啊,等于现在搞电脑的一样,眼睛都坏了。所以你们读书把牛皮都读穿了。我读佛经,拿来遮眼睛的。遮眼睛,神光返照。我加上注解啊。我读书,拿来遮遮眼睛的。这么一个老和尚。李翱特别上山去看他。一看,欸,老和尚在那里看经,还是在那里看经,李翱就过来站在他旁边。站了半天。他知道刺史今天要来,地方最高的首长,他知道他站 在旁边,他没有管他。这个小和尚也看不下去了,悄悄地说:“师父啊,刺史在这里,在你旁边”。 “嗯”,还是看他的经,嗯了一下。李翱很不高兴,这个太没有礼貌了。拂袖,以前穿的长袍,把袖子(一甩),回转了。很生气,可是也很礼貌,讲了一句话。“闻名”,听说药山禅师的大名,“见面不如闻名”。讲了就走了。药山禅师回过头,你看,他说见面不如闻名。我们常常笑的,中国人有句老话,我也常常对朋友说:“南老师啊,我久仰你的大名”,我说,中国人说:“久仰大名,如雷贯耳,今日一见,不过如此啊”。那么他唐代的话,一句“见面不如闻名”。等于说久闻大名,如雷贯耳,今日一见,不过如此。这个和尚,老和尚,药山禅师就回头了,他已经走了嘛。“刺史啊”叫他,“你何必贵耳而贱目呢?”他说你说见面不如闻名,名是耳朵里头听来的嘛。药山禅师。现在跟我见面还没有谈,你就下定论了。他说“贵耳而贱目”。你看古人,有地位,有学问,一句话马上留步了,回转。“呦,师父,谈谈”。所以请进禅房了。进方丈(室)谈。那李翱很恭敬。看了他样子以后,简单的记录,假设现在写白话,是一大堆了。李翱恭敬地问药山禅师,“如何是道啊,是佛啊?”我这个话有变动的啊,你们回去看原文,这一段。药山里头找出来李翱那一段。这些资料,你们外面研究历史,研究文化、思想史,很难找到的啊。因为这些书,大家,学者不读,也读不懂,看不下去。药山禅师就坐在那里,手这么一指,指头向上面一指,(然后)就向桌子上那个热水瓶,和尚用的净瓶(一指)。这个“净瓶”两个字,佛的规矩,所以佛最讲卫生,阿,他的戒律,水拿来要纱布滤过好多次,把纱布然后水里抖掉。他说上面有生命。佛观一碗水, 释迦摩尼说一碗水八万四千虫。有八万四千生命。所以水随便拿来一熬一喝,犯杀戒。所以后世的出家人,那个时候热水瓶还没有,蒸馏水还没有,佛早有了。拿纱布把水滤了,滤下去的装在净瓶里头。所以出家人身边带有净瓶,就像现在的温水瓶。几千年以前他就实行了。这个净瓶有个翻译叫做军持。后来形成印度的当兵的都要照这个规矩,军人带在身边喝水。啊,现在就暖水瓶。军人也有这个水壶啊。他问师父什么是道,是禅,以他的学问。药山禅师手向天上一指,向他的净瓶一指,没有讲话。李翱说:“师父,我不懂哎”。他的意思,你们读过《大学》、《中庸》就懂。《大学》上叫“鸢飞戾天,鱼跃于渊”八个字,小孩子我们(这)都会背。空中是鸟在飞,啊,海上鱼在游,海阔天空的意思。中国《大学》、《中庸》啊,“鸢飞戾天”。药山禅师变更了,手一指,李翱说不懂。药山讲一句话:“云在青天水在瓶”啊。他这一句话,李翱悟道了。“云在青天,水在瓶”。他懂了,懂了禅了,懂了道。平生所学,到这里都解决了。所以回来写一篇文章叫《复性书》。好像《古文观止》有吧,嗯,你们去看。理学从这里开始,唐以后到宋朝的理学。儒家走向理学之路,是这一篇文章开始。复性,因为明心见性这个性啊,叫本体论。我们中国文化《礼记》就有。几千年搞不清楚,药山禅师这么一指点,给他悟道了。他回转来,把中国传统文化写一篇叫《复性书》。要恢复明心见性,种性,恢复。这一篇文章影响唐以后,宋明理学,一直到清朝,一直到现在,啊。所以叫复性,恢复,明心见性。本来各个是佛,各个是圣人。可是呢,我引用的不是这本书里的,这篇书里头很有意思的。他以后对药山禅师啊,恭敬的不得了,李翱。韩愈后来悟道,是贬到潮州以后。见的另外一位大师悟道的。李翱是在江西见药山禅师。那么他对师父的恭敬呢,当然中间详细记载没有,常常来看师父。这个,对师父怎么恭维,有名的诗句,唐诗里头。“练得身形似鹤形”啦,看了这句诗,晓得药山禅师的画像是一个罗汉像,身体很高,很长,瘦瘦的。“练得身形似鹤形,千株松下两函经”啊,这个山上松树很多,他说师父常常坐在松树下面,等于这套经典摆在这,两函,两排。“练得身形似鹤形,千株松下两函经。我来问道无余话,云在青天水在瓶。”他悟了就是这一句,啊。你看这个诗很好吧。还有,还有一首。恭维师父的:“终年无送亦无迎”一般人来,他不大理的啊,只管修行。“月下披云啸一声”,一幅画面讲他的药山师父。有时候,历史的记载,《指月录》佛家的历史记载,药山禅师有时候半夜到山顶一站。月下披云,在那儿。江西这些山云雾也很大的啊,披上云雾,月下披云啸一声,吽……这么一叫啊,这个禅宗语录的记载,声闻澧阳九十里。你看他的安那般那,这个呼吸气,声音多大。偶然半夜上去,实际上他是练气,把气呼出去,啊。所以“月下披云啸一声”。我现在重点还不是这个。好,我知道时间到了。借用你们的时间啊,现在讲的,这个在禅宗里头,李翱悟道的故事,关于中国文化的,唐宋到元明清,儒家佛家的一个大钥匙,大关键。《复性书》这一篇。讲中国文化哲学历史的发展,影响非常大。禅宗里头这个故事流行,为什么人家手这样一指,一指,“云在青天”,是当下悟道了。 我们讲死了,讲了半天,打坐修行,一辈子也悟不了,这是什么道理。这叫参话头,参公案。宋朝有个宰相叫张商英,本来不信佛的,受太太影响,后来就信了。他就讲了,哦,这个李翱后来还要问,他说:“师父啊,悟了以后,功夫就是这样啊?”药山禅师讲一句话,不是那么简单。这句话呢,你看《指月录》记载:“闺阁中物舍不得,终为渗漏”。换一句话,哦,“云在青天”,悟了,悟了要修啊,不修行不行啊。什么“闺阁中物”,男女关系,他说你官做的那么(大),地位那么多,太太,姨太太,丫头太多了。性的问题你没有解决啊。男女性欲的问题。欸,古人用的文章,“闺阁中物”,闺房里头的东西,这是什么?哎,这个没有舍断,饮食男女,你都守不住,戒不掉的,终为渗漏。只懂理论,功夫证不到。这就要古文懂了。所以我补充一点,这些都是零碎的啊。你们去看,都有的。后来宋朝张商英怎么悟道,又是一个公案。很有名的啊,这些都是很有名。中国历史大人物的转变。他就写了一首诗,就批评。“云在青天水在瓶,眼光随指落深坑。溪花不耐风霜苦,说甚深深海底行。”刚才我还漏了两句,李翱悟道以后,问师父怎么修,他说“闺阁中物舍不得,终为渗漏”。怎么样修行呢?你在做官嘛,你为国家大事劳神。“高高山顶立,要深深海底行”。药山禅师吩咐李翱的话。“高高山顶立,深深海底行。”山口成章哦,这些师父们。实际上呢,懂了,他对李翱讲,李翱会懂。因为《大学》《中庸》四书都会背的嘛。“高高山顶立”就是四书儒家的道理。子思说:“极高明而道中庸”。到了最高明地方要变成最平凡。极高明而道中庸。所以“高高山顶立,深深海底行”这两句话。所以张商英就批评,你们不要随便学禅宗,啊。云在青天水在瓶,师父告诉他这就是道。天机是活泼泼的,很平常的。眼光随指落深坑。这句话很有,你看人要死,两个眼光啊,刚才跟你讲修行的眼光定住。那个眼光,两眼都要挂下去了,死了,神就散了。“云在青天水在瓶,眼光随指落深坑。溪花不耐风霜苦”,修行,修菩萨道,修功德做善事,修戒律,修定,很难啊!溪花不耐风霜苦。“说甚深深海底行”说什么深深海底行。“说甚”,唐宋时候土话,“甚”就是“什么”。“溪花不耐风霜苦,说甚深深海底行。”好了,先给你们尝一点禅宗,禅味。这个不是口头上乱讲的,就是刚才为了叫你们定住,眼光,神凝气聚,精气神,这是修行,啊。溪花不耐风霜苦,说什么深深海底行,说自己来学佛,影子都没有,学禅,就是这个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