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9年南怀瑾太湖禅修录十七:不要辜负了自己的发心!

立川同学发布

希望大家这次参与的,一个发心,佛学有个名字叫发心,啊,自己发动一个心理状况,一个愿望。希望大家参与的人,这次,不要对不起自己,每个人不要对不起自己,不要辜负了自己。这次不是开玩笑的,当然,很多的朋友在关心我,老的、少的,怕我太累,谢谢大家。我说你们不要关心我啦,好好用功啊。啊,我的这个阶段,到现在,随时准备走路啦。但是有个愿望不能了,我在“五四运动”前后这个阶段出生的。我常说,看了一百年,没有错,推翻明清后几年,我来了。所以当年虚云老和尚在世的时候,我叫他师父,皈依他的,但是我不跟他学禅。所以这一次,那个净慧法师出了一部虚云老和尚的全集,叫我题字,也写了篇序言。我讲得很清楚了。抗战中间在重庆,我跟虚云老在一起,两个人走夜路,江边,很危险,天黑了,我来扶他,我说师父啊,你年经大,那个时候他九十多,比我现在年龄大,我还只有二十几多一点,我说师父啊,我来扶你。他看看我,看了我一下,把手给我轻轻拿开,“不要了”。我说路太危险。“你不要扶我啊,以后我们两个人各走各的路。”我把手就放了。有数了。结果各走各的路。他自己说,他在这个劫难里头,是应劫而来,还帐的。我几十年以后回想他,我也是应劫而来,发愿来的。“五四运动”这个文化断层了,我不能不来。我到现在一生,不单是佛法,密宗,显教,禅宗,乃至世界的知识学问,没有办法有交代出去。一个人都没有。我自己也不知道怎么搞的。我有那么好的机缘,文化、军事、政治、经济、教育等等,包括禅宗、密宗、道家什么,无所……因为我的法缘好,佛学的名字叫法缘。你们想求、想学的东西,拼命去找、求人,我都是这些前辈们送过来给我,一定要找到我。“哎呀,这个你要保留下去。”“这个你要保留下去。”所以我是搞得一生负担很重。我现在倒是交代不出去了。看你们后辈的,不管中年、青年,中国文化基础不够,了解西方文化吗?欧美文化到希腊、印度、埃及,对不起,你们这些留学的回来,包括老的、少的,基础都不够,怎么办呀。不但中国的不通,西方也不通。至于讲身心性命之学,这个重点的中国文化中心,没有传人。所以我很痛苦,很着急。给你们讲句真话,有时候我想到都哭了,这个,中国人传统的文化怎么传下去。对于人类社会的文化前途怎么建立,断层的,完全断了。可是,两方面基础都没有,东西文化。学佛修道,都是做生意的观念,好玩的。都想求短、平、快,自己没有基础,不下决心。尤其现在更可怜了,唯一向钱看。我也常常讲,我也需要钱啊,可是我从小呢,我到现在手无分文。这些是他们同学们做的功德,不要认为这个地方是我的,不是我的。他们同学们做的功德。我暂时不详细地宣布。所以说,刚才这些老朋友担心我,怕太累了,不会的。我的生命是一股愿力支持在这里。能够支持多久不知道,现在我们回转来,所以赶快,很短时间,今天等一下就没有了。两天就过去了。你不要看“我来六七天”,好像很困难,卖我的面子,呵,我心里笑,以为是给我面子,哎呀,我有时还求你们啊,可是你们能不能接受的了?刚才讲禅修方面,今天是第二天,算是第一次开始,讲了十六特胜。后来密宗的修法,六种成就。包括印度的瑜珈,Yoga。所以讲我对于这些,人家认为无上的秘密,学了几十年出来的,我从年轻起拿到就撒了,公开给人家讲。我认为天下没有秘密。没有密宗。秘密在自己这里,你个个是佛,自己找不出来。所以我没有秘密,任何密法是密宗不肯讲,我现在还懒得讲。譬如教你们的九节佛风、宝瓶气,在密宗是很严重的,像我教你去练它们,随便。做个普通的运动。因为九节佛风、宝瓶气,乃至修明点,拙火,都是十六特胜变出来的。乃至道家修神仙的,也是这个里头变出来的。在我看来修九节佛风,所谓宝瓶气,你做到了宝瓶气,就是那十六特胜的“止”,数息,随息到止,再起观,就宝瓶气了。你假使修这个十六特胜修到“知息长,知息短,知息入,知息出,知息遍身”当然是宝瓶气呀,宝瓶气是密宗把Yoga吸收进来。叫做九节佛风。九节佛风强逼你这个鼻子的呼吸。左鼻右鼻,打通,其实很粗,打通,全体。可是这里有位青年朋友讲,一生的经验,他深得这个好处,他其它不问。他个性很特别,好像一个人我不管一切。他也不信佛,不过这一次总算来了。嗯,“我做这个就做好啊”,他很有(个性),这样打通了以后到了宝瓶气,就是止息了嘛。他深得好处,其实都是十六特胜。现在告诉你,十六特胜内涵这样多,太多了。所以古代,中国南北朝的时候,三国以后,初传来,达摩祖师的徒侄还没有过来。那个时候北方有一个很有名,你查佛教史叫僧稠大师,走这个路线来,有神通了,修十六特胜的。他在南北朝很受人家恭敬,有神通有智慧,有成就的。就是即身成就。实际上呢,他碰到谁过?碰到达摩祖师这一系,他走这个路线。真修定,不是同关中,就是潼关以西的,就是长安、西安、咸阳这一带,鸠摩罗什这一批学者大师们,只讲学理,就是智慧之学理,翻译佛的经典。这边是做功夫的,所以这两个系统在南北朝是冲突的很厉害。讲佛教学理的大小乘经典,根本不理这一套修持的人。这些真讲求证佛法,修持的人,看不起那些讲经教的。这个里头又是内部一个矛盾。刚才我们昨天,提到南北朝文化的冲突,是个大混沌,是个民族的总汇合。中国哲学史,中国文化史,中国经济、政治、思想史,一概都是吹牛乱抄的。我叫他们都是文抄公,连大学的课本都搞坏了。可是现在大学里,五六十岁、六七十岁,都跟到这个错的路子在走。连书的注解都错了。还把古人的文字都改了。这是很严重的问题。所以要你们年轻的发心起来。现在不讲这些,我们回转来讲做功夫,十六特胜。

 

以上文字根据南怀瑾先生视频整理,如果您发现任何疏漏错字,欢迎联系立川同学,我们会尽快改正。希望这些文本能帮助您学习我们的禅文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