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9年南怀瑾太湖禅修录一:开课讲话

立川同学发布

二零零九年九月在太湖大学堂,南怀瑾老师为禅学讲习班开课(一)

我们这一次禅修的这个讲习,也可以说是我一生把它认真地当个事的讲习。过去几十年来,譬如说在厦门,我都记不得年份了,好像二三十年了,二十多年了,还是十几年我记不清楚,我不大管,南普陀举行了一次,也不是禅修。那么几十年前在台北,所举行的也不是正式的禅修。这次是偶然的机会,我们大学堂的老师,魏承思教授,因为我们大学堂有个分部在上海的,讲国学,中国文化,传统文化的,现在名称叫国学很好玩,就是讲传统文化的,他有一次在上海讲到这个,好像上海有个什么禅学会的同学们讲话。他就发现他自己研究几十年佛学,他说连个盘腿都不会,禅是什么搞不清楚,是口头禅。他觉得很严重,因此这个机会,就凑到了上海的禅学院的同学,同香港一帮学禅的,就凑拢这个法会。那我一想,我今年九十多了,活一天算两天半,几时要走就走了。那么中国文化真正的精华,这个禅,实在一百多年了差不多完全断根了,几乎搞不清楚了。那么因此就答应,我们正好收到一个课堂,就举行了这一次叫做,随便取个名义叫做禅学讲习班吧。这个名称随便取的啊,不过也代表来的意义。这次讲比较认真了,在我个人认为还不是太认真。那么七天当中,要了解中国文化的中心的中心,文化里头的中心,中国文化——禅,就非常难了。这个时间很紧凑的。所以大家在这里凑合七天有个心理,第一个心理,我不是老师啊,我一辈子不愿做老师。第一点要申明,为什么,我二十一岁开始就看通了这个东西。人有个最可怕的事情,好胜,好为人师。孟子有两句话很重要,“人之患”,人的最大的毛病,好为人师,喜欢领导别人,很喜欢做人家老师。就是说喜欢指导人,喜欢高明。我不是受孟子这一句话的影响,我是看通了当年这个社会上好为人师的人很多。因此,我当时二十多岁看通了,做领袖,知道做老师,很下流的事,我不干。可是那个时候不得了,一个博士,外国留学,大学毕业已经不得了了。这就是能够出名,二十几年日本还没有开始真打,快要打了,我看通了这一点,什么大师,我们那时候大师不像现在,现在这个大师好像满街都是。越听越讨厌,所以我不做老师。一辈子自己准备去学人学问。这是我一生。那么大家也叫我南老师,随便叫嘛,不叫南老师叫南阿狗啊,南阿猫啊,真是不大好意思吧,大家叫,我答应,实际上我不是老师。这一点大家注意。可是在这个七天当中啊,对不起,我要做老师了,临时的,向你们借用了,这个七天当中真要学禅啦,没办法。我冒充做七天的老师,古人有两句话,遵照中国的师道的经验,你慢慢就看出来了,我七天冒充啊。“只许州官放火,不许百姓点灯”绝对的严厉,独裁的。老师的对是对,不对也是对,这七天当中,要借用这个师道的经验。所以诸位到这里,把自己的声望、地位、名誉、权威都要放下。规规矩矩来,做一个听话的学生,换句话说,自己够真学佛的话,学禅的话,尤其学禅学密,想求一个好处,有一句古话,在佛学里头叫做自身构成法器,怎么叫法器呀,要学法,自己构成一个法,接受法的一个工具。譬如我们要喝茶,必须要茶杯,你要构成这样一个茶杯,授受别人的茶。这个茶杯要空的。你把自己平常的所学的功名、地位、身世,以前的知识都要倒干净。一个空杯子来授受新的东西。在学密宗,学禅宗,学佛,这是主要一个条件,本身构成了法器。就是你们把自己的东西都要倒干净,这几天变成小孩一样,天真烂漫,完全天真,倒空了,接收。这是希望大家注意的。我想要跟大家讲的话太多,太多太多七天讲不完。是抽出来讲。可是你们也要打坐也要学这个,这是身心性命之学。我这里一位出家师父叫天成法师,天成师父坐在我的右手边,他跟我一样穿一个黄色的衣服。他是学禅宗的老修行了。我请他来做总监香,也给大家做个榜样。参禅打坐,他一直坐在这里。他不大肯说话,经常在住山,住茅棚修行的。有时候我就笑他,住茅棚的时候没有事,人家供养多了,东西太可惜了,都把它吃光,没有吃的他也无所谓不要吃,他是个榜样。另外女众方面,那个辅导指导,李素美在这里吗?李素美是辅导女众方面。清净师父在这里吗?本来有宏忍师父,现在女众方面她们两位出家(师父),可是宏忍师父也要管写这个黑板,又要管衣物方面,她不管了,所以把宏忍师父抽开了,只有李素美跟清净师父(帮忙)女众方面的辅导。男众方面的辅导,天成师父在这里做榜样。还有,你们现在上来不要马上盘脚,盘这两个腿哦,真的在这里上课,正式上,这次还不能太正式。要正式上,昨天晚上报到,今天一早开始。这个时间下来,一天以后,你腿、腰受不了。不要看到现在盘的好好的。我讲,在丛林禅堂里头叫做每天几支香,你晓得?严重的丛林有时候一天十几支香。它古代没有钟点,一支香,短的香五十分钟,差不多一点钟。长的香一点二十到一点半,一天要坐十几支香。睡眠没有几个钟头。所以我们在这里现在还没有开始,假设开始,早晨四支香,起码要四支到五支,五十分钟一次,坐一次。打坐起来不要自己说话了,大家在这里等于各人不打招呼,不做应酬。也不要客气,不要做讨论,除了各管各的不说话,你们牌子后面有两个字:禁语。彼此自己自动的。你们自己不想讲话,翻过来,不做应酬,人家看到要跟你讲话,牌子拿起来,我在禁语,这个大家不要见怪。各个管各人的。昼夜自己管理自己。忘记了家庭,忘记了社会,忘记了世界,真正出家了。要昼夜做到。起码一天七八支香。所以你们现在抢到坐,我心里好笑,坐得住吗?等一下慢慢来。所以准备了很多椅子,坐不住退开去坐椅子上。坐不坐得住牵连自己的身体了。这个道理我慢慢跟大家讲。第一堂,先告诉大家这些事务性的话。那么等一下,(这堂)先不要讲禅了啊,迈过了,时间来不及。

以上文字根据南怀瑾先生视频整理,如果您发现任何疏漏错字,欢迎联系立川同学,我们会尽快改正。希望这些文本能帮助您学习我们的禅文化。